首页
m.23us.net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九章 美好的一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剑尖没入了一分,刺破了皮肤,并没有真正的让刺入喉咙,但是贝恩却是全身一紧。

    咽喉!

    任何时候都是人类的要害之一,与心脏、大脑并列,甚至,相较于有胸腔、颅骨保护的心脏、大脑而言,裸露在外的咽喉要更加的脆弱。

    哪怕是经过了‘放牧者’完整的训练,且战斗无数,依旧无法改变这一点。

    尤其是看着眼前的秦然,贝恩是真的感受到了那一丝杀意。

    虽然若有若无,但却是真的存在着。

    因此,毫不犹豫的,贝恩高大声说道。

    “很抱歉!”

    “我为我的鲁莽道歉!”

    “并且,我愿意补偿阁下!”

    一边说着,贝恩一边紧张的看着秦然。

    当看到秦然微微收回了剑尖时,这才微微松了口气。

    “三十【铜渡钱】。”

    秦然报出了一个数字。

    刚刚松了口气的贝恩立刻心中一紧。

    “实在是太多了,我……没问题!”

    “三十【铜渡钱】我还是有的!”

    贝恩想要解释什么,但是那刚刚收回的剑尖,又一次的送了上来,没有任何的犹豫,贝恩马上答应下来。

    相较于【铜渡钱】,无疑命更重要。

    毕竟,一旦命都没了,那就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就在贝恩答应下来时,秦然手中的长剑却是一挑。

    看着眼前的剑光,感受着金属武器的寒芒,贝恩一闭双眼。

    他以为秦然出尔反尔。

    但是,下一刻,贝恩就觉得上身一凉。

    他的运动服和背心都被利剑切割。

    被切割的衣服跌落在地,秦然用剑尖挑动着衣物,检查着。

    “巫蛊?”

    再次睁开眼的贝恩立刻就看到了这一幕,并不是白痴的对方,迅速的反应过来。

    “你惹到了那帮混蛋?”

    贝恩问道。

    “嗯。”

    秦然点了点头。

    这并不需要隐瞒,虽然大部分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放牧者’想要调查这件事却是不难。

    “果然是这样。”

    听到秦然的话语后,贝恩则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这样的自言自语,很自然的吸引了秦然的视线。

    “艾德.王的失踪也应该和这帮混蛋有关。”

    “虽然我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艾德.王最后一个任务的报备是去调查一件高中女生的‘通灵游戏’。”

    “接着,他就失踪了。”

    “除非是极为特殊的情况,不然身为艾城东7区的负责人,他每八个小时就会传递会一次平安的信息。”

    “而现在已经超过五个安全期了。”

    “同时,我在那间高中发现了巫蛊的痕迹。”

    贝恩解释着。

    “还有呢?”

    秦然继续问着。

    “没有更多了。”

    “巫蛊的那帮人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狡猾。”

    “即使是‘放牧者’也很难找到他们的下落。”

    贝恩说着一摊手。

    “如果找到了,告诉我。”

    秦然淡淡的说道。

    虽然只是一个巫蛊的人对含羞草表现出了兴趣,但秦然无法保证剩余巫蛊的人是什么态度。

    更何况,秦然从不会天真到将自己和含羞草的安全,寄托在敌人的仁慈上。

    面对敌人,他更喜欢先下手为强,然后……斩草除根!

    完全不知道秦然想法的贝恩,则是意外的看了秦然一眼。

    “虽然是秉承着丛林法则,但是人不坏。”

    “至少对于相熟的人来说,很不错。”

    “不枉艾德.王那傻瓜为你们忙前忙后。”

    心底带着这样的想法,贝恩点了点头后,就准备离开。

    “等等。”

    秦然突然的叫住了对方。

    “放心。”

    “我经常光着上半身去晨练的,不需要衣服。”

    贝恩笑着一摆手。

    “我不关心你的锻炼方式,哪怕你被人骂变态也和我没有关系。”

    “我想要提醒你的是,你的赎金。”

    “三十【铜渡钱】。”

    秦然强调着。

    “我是会赖账的人吗?”

    “我可是你们叔叔艾德.王的好友。”

    贝恩拔高了音调。

    不过,当看到秦然的手再次握住剑柄的时候,立刻,就柔声说道:“我出门没有带那么多钱,等我回到家中,我马上就取来给你。”

    秦然没有说话,只是将握着的剑,抬起来,再次指着贝恩。

    无关乎身份、立场。

    秦然只是单纯的不相信一个只见了一面的陌生人。

    不论对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在没有更多的事情做为证明前,秦然更相信的是到手的利益。

    所以,在没有‘契约’这种极为方便的手段做为前提时,秦然信奉的是落袋为安。

    贝恩与秦然对视着。

    一秒。

    两秒。

    三秒。

    ……

    时间流逝,秦然的双眼一眨不眨,贝恩却是感到双眼干涩。

    而且,贝恩总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似乎看破了他最真实的想法——赖账。

    三十枚【铜渡钱】,他好几年的积蓄了。

    能够赖掉的话,贝恩是不会介意的。

    至于后果?

    能有什么后果?

    大不了躲着秦然就好。

    他又不是没干过这样的事情。

    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

    多秦然一个不多,少秦然一个不少。

    只是,令贝恩没有想到的是,秦然竟然这么的软硬不吃。

    “固执!”

    “真是固执!”

    “难道你们不会变通一下吗?”

    贝恩抱着最后的奢望,还想要挣扎一下,但是秦然根本不废话,手中的剑再次向前一松。

    这一次,可比之前刺的要深多了。

    贝恩毫不犹豫,再前进一分的话,他的气管就要被刺穿。

    “等等!”

    “给你!”

    到了这个时候,贝恩不敢再糊弄了。

    他感知到了比之前更加清晰的杀意。

    如果说之前,是威慑多余实际的话,那么,这个时候贝恩能够确定眼前的年轻人就是真正的起了杀心了。

    “不就是欠你点钱吗?”

    “怎么这么的暴躁?”

    “你是吝啬鬼吗?”

    贝恩一边说着,一边从运动裤的口袋中掏出了一个钱包。

    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摸出了一枚银色的没有方孔的钱币,与铜渡钱类似,但是这枚银钱的正反太阳、月亮花纹却要更加的繁复。

    【名称:银渡钱】

    【类型:杂物】

    【品质:稀有】

    【攻击力:无】

    【防御力:无】

  

第十九章 美好的一天(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