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m.23us.net
书架
关灯 开灯 大字 中字 小字

第十七章 无趣而又长相普通的人,该怎么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夜晚,如约而至。

    就在秦然将小黑板挂出去的时候,艾美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

    事实上,早就在下午的时候,艾美就等在了‘叶之餐馆’外。

    她,很害怕。

    也很好奇。

    恐惧与未知,就如同是两条孪生的藤蔓般,开始在她心中滋生,各种猜测纷至沓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

    艾美坐到了吧台前,向着秦然问道。

    “如你所见,就是那样。”

    秦然打开了电视,调到了晚间新闻频道后,这才扭头回答道。

    “什么叫做就是那样?!”

    “还有之前!”

    “我喝醉那晚,警长泰迪在这里是否也遭遇了什么?”

    能够以这个年纪混到报社高层的艾美绝对不是一个白痴,相反的,她异常的聪慧,尤其是在不喝酒的前提下,借助着身份的便利,一些蛛丝马迹被她逐渐的找到了。

    对此,秦然并不意外。

    所以,秦然点了点头。

    “嗯。”

    “也算是你的亲身经历。”

    “只不过,你那个时候醉得太过厉害。”

    秦然说着拿起了报纸。

    艾美沉默了。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在这个时候,从秦然嘴中获得了证实后,艾美依旧是有些接受不了。

    因为,这完全的颠覆了她的世界。

    在她的认知中,人死就死了。

    随着死亡的降临,一切都会消散。

    不论是爱,还是恨。

    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是昨晚的一切,却在告诉着她,死亡并不是结束,而是另外一种开始的时候,如果不是她的心理素质过硬的话,这个时候早就疯了。

    呼哧、呼哧。

    面对着冲击,艾美的呼吸粗重起来。

    “给我来点喝的。”

    艾美说道。

    “没有酒,只有鸡汤。”

    秦然强调着。

    “可以,鸡汤也可以,只要是喝的就行。”

    艾美语速极快的说道。

    秦然放下报纸,盛了一碗鸡汤递给了对方。

    没有用勺,艾美就这么的端起了鸡汤,不顾温度,一张嘴就喝了下去。

    “嘶!烫!烫!”

    舌头刚碰到鸡汤,艾美就连连呼疼。

    “焦急与烦躁,无法改变任何的事情,只会是让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

    “所以,心平气和与冷静才是解决事情的基础。”

    秦然说着将鸡汤碗向内挪了挪。

    这是含羞草挑选的,算是他的私有财产之一,如果打碎的话,就不好了。

    “我知道。”

    “我应该冷静。”

    “但是,你遇到鬼、亡者、幽灵的话,能够冷静的下来吗?”

    艾美反问道。

    甚至,说着数个名词。

    “能。”

    秦然斩钉截铁的说道。

    艾美愕然的看着秦然,并不是不相信,而是好奇秦然为什么这么的干脆。

    “因为,我不想死。”

    秦然淡淡的说道。

    “可死亡并不是……并不是所有人死亡后能够成为德奥特那样?”

    艾美刚张嘴,就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不单单是这样。”

    “就如同是人有好人坏人一样。”

    “亡者同样如此。”

    秦然说道。

    “所以,你就是那些处理亡者中‘坏’的那部分的人?”

    “你看电视、看报纸,都是在收集信息?”

    “难道你们没有类似的组织吗?”

    艾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我不是,但有人是。”

    秦然摇了摇头。

    “是谁?”

    艾美的双眼中闪烁起了光芒。

    那是属于职业记者的兴奋。

    “你确定你想要见到他?”

    秦然反问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见到那位先生。”

    艾美回答着。

    “即使失去一些记忆,也不在意?”

    秦然继续问道。

    “失去记忆?”

    “你是说?”

    艾美一惊,不确定的看着秦然,在看到秦然点头后,这位女记者忍不住的站了起来,下意识的就要怒斥,但是随即想到了什么,这位女记者颓然的坐了下来。

    “一些隐秘,永远不可能让所有人知道。”

    “因为那会让秩序崩塌。”

    “但我们本该……”

    艾美坐在那里低声的喃喃自语着。

    就如同是信徒的信仰在崩塌一样。

    “不知道,在很多时候,代表着幸福。”

    “知道的越多,则可能会越危险。”

    “在与你怎么选择。”

    秦然说着,目光看向了对方。

    艾美皱着眉头,目光没有躲闪。

    “什么意思。”

    女记者这样问道。

    她不是白痴,秦然一改之前冷漠的态度,除了她如实的登出了德奥特的事情外,应该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她的帮助才对。

    而不会是突然对她有了什么兴趣。

    那样的男人,她知道的太清楚了。

    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够分辨出不同来。

    “你是想当昨晚的事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回普通人的生活呢?”

    “还是和我合作?”

    “如你所见,我看电视、报纸,确实是在收集信息,但我收集的速度,远远不能和你相比较。”

    “简单的说,我需要一个收集信息的助手。”

    秦然很直白的说道。

    在昨天发现了对方的身份,且确认对方在报社的职位并不低后,秦然就有了类似的想法。

    不然,就算对方如实登出了德奥特的事情,秦然也不可能告知对方这么多的事情。

    “你和那些真正的……猎魔人不同?”

    “他们是职业的。”

    “而你是业余的?”

    艾美沉吟了片刻后,说出来一个大众认可的名词。

    “差不多。”

    秦然没有反驳。

    他,确实不是专业的。

    他此刻的专职是餐馆的老板,除掉一些亡者,也不过是机缘巧合。

    不过,为了更快的恢复实力,他不介意让占用耕地的业余时间。

    艾美没有立刻回答。

    足足思考了十几分钟后,这位女记者才再次开口。

    “我可以成为你的助手,但我们是平等的。”

    “你不能够强迫我做任何事情。”

    “而我会尽力帮助你。”

    艾美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没问题。”

    秦然说着,伸出了右手。

    “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秦然的手掌与对方的手掌一触及分,而艾美则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至少,秦然对她没有什么兴趣。

    这对她来说是最好的。

    “你这里有房间出租吗?”

    解决了心底最大的疑惑

第十七章 无趣而又长相普通的人,该怎么办?(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