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五十二章 不可能的星图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哎呀呀,真是可怕,太可怕了。”梅歌牧叹息:“说真的,虽然早就料到你必定会停止攻击,但是我真的吓得啊……”

    作做的姿态,让王崎异常的熟悉与厌恶。

    “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王崎皱眉道:“你不可能知道这些东西。”、

    王崎很确信梅歌牧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实际上,除了专门的天文学家之外,没有人会去刻意记忆大小麦哲伦云以及室女座超星系团的状态。他在看到这个影像的时候,也花了许久才想起来,更别说只有他自己部分记忆的梅歌牧。

    至于宇宙长城……

    如果不是刚才被触及了这方面的记忆,他根本就不会想起这样一个利用原始手段绘制的不一定准确的图像!

    梅歌牧怎么知道的?

    ——不,可以确定的是,梅歌牧必定是最近才知道的。

    如果他在外面的时候就能够确信“王崎来自其他宇宙”这一点,那他甚至不需要做什么,只用将这个消息告诉仙盟,王崎就自然寸步难行。

    倒不是说王崎会被解剖什么的。实际上,按照仙盟的一贯思路,对于只有一个、不可复制的样本进行破坏性研究,根本就是不可饶恕的浪费。王崎也绝对会活得很好,但相对的,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严密保护。

    ——毕竟,这种珍惜样本死了,也是巨大的损失不是?

    王崎倒不是觉得自己被绊住对梅歌牧有什么好处,而是觉得……若是易地而处,自己有一个能让梅歌牧生无可恋的点子,那自己一定会去做的。

    这是他自身的秉性。

    当然,梅歌牧也会有可能是非要让他在这里死亡,将自己收入六道轮回法界,所以才掩盖了这个消息。但若是那样的话,他也可以在自己刚刚进入这个“真人游戏”的时候放出这个消息。那样子,就可以将自己与其他人孤立,也可以让自己更加冲动,不顾一切的“闯关”。

    但是梅歌牧都没有。

    所以,有很大的可能,他直到最近才得到“地球”的相关信息的。

    “呀啊!感兴趣了啊?感兴趣了啊?”梅歌牧嗤笑出声。

    此时,构成幻景的雾气越来越重。王崎意识到,这并不是单纯的“雾气”,它分明是雾状的法器,或者厚重的仙力——就算在充斥着异种灵气的这里也不会被冲散的仙力。他的身体开始感受到明显的束缚。

    但依旧在“用点力就能挣开”的程度。

    “如果就是为了给我加一层负面状态,就抛出这种重磅消息,不觉得太亏了吗?”王崎道:“如果是生死激斗之中抛出这个消息,我说不定还会乱一下。”

    “呵呵,别傻了,乱一下……对于你这种人来说,就算心乱了,手上的术也不会受到一丝影响。你早就做好相应的准备了。”梅歌牧坦荡坐下:“而且打起来了,你我都不会留底线,所以趁着没打起来,聊一聊。坐下。”

    “还是那句话,有话说有屁放,我赶时间。”

    “得了吧。”梅歌牧一脸无趣:“你根本不需要赶时间。我看你也掌控了六道轮回法界对吧?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所有死亡的同伴都可以复活——只要你自己能够活着出去。所以呢,你根本不需要赶回去救人。另外,你不过是与法界初步融合,自己也只是刚刚进阶,不过……几分钟?几十分钟?天,现在你每过一秒都比上一秒更加强大,你依旧在实力飞涨的阶段,你赶哪门子时……”

    轰!

    剑气飞散,撕裂了迷雾,搅碎了梅歌牧。

    王崎却没有振奋,反而加倍警惕。

    ——不,这不对,太弱了……

    “嘿!你怎么一言不合就动……”另一个梅歌牧从迷雾之中跳出,可话还没说完就被王崎一剑斩杀。

    这一次,没有新的梅歌牧从迷雾之中越出了。梅歌牧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你这家伙……你这家伙……你真的不在乎‘真实’了吗?只要我开口,你就可以省去多少寻找的功夫!至圣神庙可不是常见的东西,似我这样领受那一线灵机的事情更是可遇不可求!若是你杀了我,你……”

    “呼……”说到一半,梅歌牧突然吸了口气:“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难以交流呢?”

    “在体外培养自己的血肉,塑造廉价傀儡……不愧是低配版的我,还知道从我以前用过的战术里嚼剩下的……”王崎拖着天剑剑匣,寻觅声音传来的方向。但梅歌牧的声音似乎是从四面八方传来,仿佛雾气本身震动发声。但王崎似乎毫不介意,持续用天剑消耗迷雾,并漫不经心的对着空处挥剑:“我承认,在看到你手中的那个幻象之后,我确实震惊了一会。可说到底……我有什么理由不砍你吗?”

    说话之间,剑气纵横,擦着天人们的圣象斩裂大气,最终传出方阵,打在至圣神庙的悬空圆环上,使得这个伟大建筑的主体微微震颤。

    而在一道圣象之后,梅歌牧平静的闭着眼睛。

    “呵,足够小心,居然还懂得稍稍避让天人圣象。”梅歌牧叹息:“真的……不能谈谈吗?”

    “既然确定了‘那个’的存在,那这份资料的作用就消失了。”王崎笑了。他的语气之中透着喜悦——这份喜悦也绝不是为了激怒梅歌牧而做出的假象。王崎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这就足够证明,我脑子里的某些东西,不是我一个人的幻觉。它是真是不虚的。所以……”

    ——所以,“孤证”就不再是孤证!

    ——地球宇宙所出现过的一切,并不是我个人的妄想,它必定以某种形式存在,并在这个宇宙留下了记录!

    ——而这一次的出现,就证明了这一点啊!

    王崎并没有说完这句话,因为梅歌牧突然爆发了。

    “所以!所谓的‘那个’!到底是什么?”另一个少年咆哮:“所以,你到底是什么怪物?啊?我又是什么?我到底从什么地方来的?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对一个不可能存在的地方产生亲切?”

    “这和你——”

    梅歌牧心中突然生出警兆。他想也不想,就地一滚。一道剑光如从天上坠落,扫灭他刚才存身的地方。一道天人圣象被一分为二。

    “——没有关系!”

    “离皇圣象……啧,我可告诉过你啊,至少在这里,要对天人圣象保持尊敬。”梅歌牧重新驾驭迷雾,搅动周围,将自己隐藏起来:“四十九道之下,‘命数’之说并非虚言!损坏天人圣象,当回折损命数。”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

    “若是你不让开,我也不会伤及圣象。你的错。”王崎的声音也变得飘渺起来。

    ——不,不对!这家伙在抢夺迷雾的控制权!

    ——神瘟咒法!

    梅歌牧小心翼翼的在地上爬行三尺,然后猛然一滚。三息之后,滚滚剑光扫过。

    少年暂时收起了自己歇斯底里的情绪,道:“我可不觉得,那和我没关系。我啊,想要知道自己从何而来……”

    “我的一个失误。”

    “够了!闭嘴!你这家伙!你真的是一个求道者吗?”梅歌牧咬牙:“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对自己的来历无动于衷?这难道不是你想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吗?”

    “是啊,为了这个问题,我曾经疯了整个童年。”王崎的语气混杂着一丝幸灾乐祸:“我确实不知道应该如何合理的解释这一切……我是疯了吗?为什么我一出生就会带着那样的记忆……”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丝闷哼。梅歌牧清楚,那是自己的另一个身体被杀死的声音。

    “那么,我必定是疯了。我的人格一诞生,就带着另外两个个体的影响……我到底是什么?我从哪里来的?我到底是谁?我到底是什么?”

    王崎顿了一下:“所以,你就这么疯了?”

    “大约是。”梅歌牧爬了起来,继续转移。他太了解王崎了。对于王崎来说,污染一件法器、将之洗练成自己的东西,几乎就是必然的事情——尤其是六道轮回法界之中的修罗道、人道,还有专门的神术。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他必定会被天剑灭杀。

    但有些话不吐不快。

    “我,根本没法认定自己是洪天大君,可我也必定不是你。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你应当有足够的智慧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必须吃了你。而或许是因为侥幸,或许是真的幸运,当我在至圣神庙叩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一道灵犀贯穿了我的心灵。”

    “我感觉到了命数。”

    王崎的声音穿透迷雾:“我从不信命。”

    又是一声惨呼。又有“梅歌牧”被杀死。

    “这里的‘命数’,可不是凡人理解的东西,而是四十九道下的一个机制。”梅歌牧叹息:“还记得神京吗?洪天大君所领悟的先天大道之中,包括了一个‘命数’。其中,他的大部分理解都被我遗忘了,但是很幸运的,我保留了一些东西。”

    “而正是那一丝冥冥之中的东西,带我穿透迷雾,进入四十九道深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机缘会在大道深处的一段记录之中?为什么……为什么这里面会留下属于我的因果?”

    “而且,为什么我的因果,会是不可能存在的星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