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三章 因缘,特殊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冯落衣严肃的问道:“你在报告之中提到的‘因缘’,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缘?”冯布恩也很好奇。这一点,是在另一份报告之中的。冯布恩并没有阅读那份报告。

    而冯落衣在这里去提起,也是转达。

    这位逍遥修士问道:“你在报告里提起,说,我们的星球比我们自己想得更加特殊,而你与这种特殊性具有某些特定的‘因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罕见的,王崎沉默了片刻。他脸上的表情不再是自信,而是“纠结”。

    他叹息道:“得出这个结论的,其实并不是我本人,而是梅歌牧——这是梅歌牧的判断。”

    “哦?”冯落衣点点头,示意王崎继续说下去。

    王崎道:“根据梅歌牧的判断,这颗星球,并非是在物理上有什么特殊性,而是在宇宙史上具有某种特殊的地位……”

    神州,一颗再平凡不过的星球。宇宙中这样的星球有千千万万个。若是硬要说它有什么特殊之处,那就只有一点吧——它是天眷遗族之龙族的母星。而龙族作为天眷遗族之中排名靠前的种族,曾经在宇宙中具有独特的地位。

    除此之外,就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但只有王崎知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星球在宇宙历史之中具有极端特殊的地位,因为,这个星球的历史,和地球存在极为诡异的重复。

    而有关于地球的数据,又藏在四十九道残骸的深层,是梅歌牧依靠先天命数大道的权限与“灵犀一悟”的运气,才意外读取的东西。

    而也正是因为那数据的存在,所以王崎才确认,这一颗星球是特别的。

    天人大圣曾经的布置?还是依旧存活的天人大圣完成的奇迹?

    王崎并不知道,但他可以确认一点。

    “梅歌牧通过他所掌握的先天命数大道,以及地底那个四十九道残骸依旧在的环境,推断出了这一点。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坚定了必须要夺舍我的心理。”

    冯落衣点点头:“唔,这就可以解释一些事情了。阳神阁的修士们曾经推测过,如果梅歌牧真的是具有你性情的个体,那按照你之前的行为,梅歌牧应该会选择先离开再说,除非……”

    “他有什么不得不留下来的理由。”王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也就是我——他认定,我身上的因缘是一重重要的‘命数’,甚至牵涉到很多东西。”

    “只可惜,因为一些因素,我无法用语言描述这一过程。但我确信,就是这样的。”

    这是真话,因为王崎确信,自己若是用言语描述了这一过程,整个神州都有可能陷入信仰崩溃的状态。那对自己是天大的不利。

    王崎从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实际上,和地球上那些逍遥大能在地球的同位体——也就是人类史上诸多科学家相比来说,自己的前世简直不值一提。无论是智慧、意志还是其他,他都无法与其他人相比。

    但作为真正的科学家,王崎也不会因为恭谦,就刻意否定自己的特殊之处。

    所有与地球历史具有“关联”的人物里,只有他保留了完全的记忆——甚至是在出生的时候就拥有这份记忆。

    他很特殊。

    而考虑到神州本身的特殊性,王崎甚至可以断言,自己是宇宙当中最特殊的特体。

    而这份特殊,无疑就是来自操纵神州历史的那个不知名大能。

    极有可能是天人大圣,或者与之同级甚至更高级的存在。

    王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保留前世的记忆。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保留他的记忆都不是最优选择。如果那些逍遥修士具有他们前世的记忆,那么神州文明说不定会发展得比现在快很多倍。

    ——当然,也有可能因为对于“未知”的巨大恐惧而陷入自灭就是了。

    但也不需要每一个人都携带完整的前世记忆。只要还有其他少数人具备前世记忆,那这一批人能够影响的历史,就会更大。

    但那没有发生。

    王崎不知道到底自己的诞生只是一个意外,还是说自己具备某些自己都不知道的特殊性,但他确实可以肯定,自己很特殊。

    而梅歌牧,无疑就是希望能够拥有这份“特殊”。

    而在“导航系统”已经坏掉的今天,仙路已经成为了真正的迷宫。单凭一个人的话,根本就没办法回到某个已知的特定星球。

    换句话说,对梅歌牧来说,这是唯一一个能够夺舍王崎的机会。

    “这也表明,通过先天命数之道,梅歌牧已经确定,我的身上,或许有可能存在某些‘命运’。而这种‘命运’带来的结果,对于他来说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王崎道:“而考虑到他实际上就是我意识的复刻的话……这个‘诱惑力’的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冯落衣点点头:“真理……么?”

    王崎点头:“既然存在这个可能性,那我就要用起来了。”

    冯布恩有些错愕:“我还以为……你是那种不信命的人。”

    “我确实不信命,也不相信什么命数。但是,先天命数大道,也只是天人大圣之下的凡物,对某个伟力的称呼罢了。”王崎道:“而据我所知,四十九道根本就不是某些古法修理解的‘哲学观念’,而是一台包含万千法度、无视过去未来、因果逻辑的‘超图灵机’,而先天命数大道,则是这个超图灵机中读取未来信息的权限,以及根据‘未来’进行干涉的权限。”

    “如果这么想的话,梅歌牧提供的信息,就不得不纳入考量了。”

    因为“政治”因素,而对客观存在的事务视而不见,是科学家所能做出来的最蠢的事情——或者说,做出这种事的人,基本不会是真正的科学家。

    “既然存在这种可能性,那么就连这种或许存在的‘命运’,也必须利用起来!”王崎再次强调。

    冯布恩和冯落衣对视一眼。

    “你怎么看?”

    “月寒兄大可不必问我的意见。”冯布恩回答道:“若是短时间内无需牵扯太多的资源,那么王崎的计划……我个人是很喜欢的。”

    冯落衣点点头:“那么,王崎,关于你的计划,仙盟正式认可了。但是注意,在你正式击败全盛状态下,具有‘过去未来归于一身’之本质的仙人后,仙盟才会正式在这个计划下投入资源,进行准备。”

    说到这里,他还苦笑了一下:“说到底,我们根本就找不到仙天啊。”

    王崎神色有些激动:“我会去努力寻找的。”

    冯落衣点点头,道:“在经过和龙族的交涉之后,我们也得到了一些消息。王崎,既然你力主这个计划,那有几则消息你就必须要听一听了。”

    王崎道:“洗耳恭听。”

    “有一个好消息。”冯落衣道:“在确认了我们的道路上,创世数据是‘必须要有的资料’,并且知晓创世数据这东西与四十九道的建立有关系后,龙皇就告诉我们一件事。”

    他清了清嗓子,换了个口吻,道:“如若这些数据真的如此重要,甚至有可能关系到天人大圣自身的诞生之谜,那么天人大圣就必然会留下备份的——他们从来都不禁止生灵探寻他们的过去,甚至还鼓励过这种行为。所以,去寻找吧。仙天的核心里,必然会有你们想要的东西。”

    王崎一捶桌子:“太好了!”

    “但是,也有一则坏消息。”冯落衣道:“即使是龙族,在仙路劣化至此的今天,也找不到路了。”

    仙路,就好像史前文明留下的高速公路网。但是,由于缺乏维护,路标指示牌什么的全部都消失了,而高速公路网自身的地图也早就遗失。

    “两亿年前,龙皇就意识到,按照仙天的自然时间流速,创圣与寂圣的战斗余波还没有消失,那里还存在危险,所以没有以身犯险。而两亿年来,也曾有不怕死、敢冒险的龙族,在飞升的时刻放弃抵抗仙路抓取之力,尝试飞升至仙天。但并没有获得好的结果。所有传回的讯号,都表示他们实际上没有抵达仙天。”

    “另外,还有十分之一的飞升者永久性失联了。谁都不知道,他们是否真的进入了仙天。”

    “而在更新妖族走向自闭之后,龙皇也曾尝试让妖皇进入仙天‘散散心’。但按照过去的‘航线算法’,妖皇只走到了一个无名的星球,同样没有找到仙天。”

    冯落衣叹了口气:“换言之,即使是龙族,现在也没办法找到仙天了。而你的计划,也需要等很久。”

    这也是冯落衣敢将王崎调入征天司的原因之一。

    毕竟,这是客观存在的问题。

    王崎点点头,沉思道:“嗯,我明白了——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无疑就存在一些疑点了。”

    “当初,洪天大君自称仙天一税吏。这就说明,他在仙天,其实是有组织的,而他也没有放弃这一组织的身份,甚至他出来收割文明,就是出于仙天某个组织、势力的授意。”

    “但是……龙族都无法找到仙天,那他们又凭什么来去自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