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十章 诅咒与自造本能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孩子,收敛自己的气息。”

    一瞬间,王崎感觉到了“恐怖”。

    按照道理来说,修士已经能够控制住自己的一切情绪。只要道心不颇,他们理应能够面对恐惧,不会因为“压力”而失去自我。

    但客观来说,“恐惧心”还是会存在的——在看到不可战胜的食物之后依旧会选择逃走,策略上依旧会优先选择“避免死亡的策略”。

    这些都是客观存在的“恐怖”,是看到能够伤害自己的事物之后,出于“自我保护”而生出的情绪,是亿万年生物演化之下激烈的策略组。

    当然,在看到某一个“已经超过了想象的差距”时,依旧存在另一种“本能”。

    王崎大脑一片空白。仅仅是一段气息,一段隔着一层闭合时空泄露出的气息,就让他意识差点中断。他只觉得自己的脑浆好像沸腾了一样,而魂魄更是如同风中残烛般摇曳不已。

    ——强……强……强……

    “我都告诉过你要收敛起自己的感觉了。”龙皇叹息。随后,他背后张开一道裂缝,一根比王崎人还要粗的金色龙须从缝隙冲伸出。龙须轻轻伸向王崎。

    王崎本能的想要后退,但却根本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龙须点中自己的额头。

    然后,记忆空白了一瞬间。

    回过神来,龙须以及那如同恒星的庞大气息早就消失不见,只有龙皇的人形幻身静静的悬浮在黑暗的海底深渊中央。

    只是,龙皇的表情有些异样。

    “孩子,抱歉了。”

    王崎有些不明所以:“陛下?”

    龙皇摇了摇头:“你的身体里,并不存在任何‘诅咒’的成分——至少我根本感觉不出来。”

    “嗯?没有诅咒?”王崎一愣。他之所以到圣龙渊,主要还是因为心想事成的那个迷之诅咒。理论上,也唯有龙皇一人有足够的水平去解开这道诅咒。但现在,龙皇陛下说……

    “感应不到?”

    龙皇点了点头:“你的肉身,从微观结构到法力本质,都无比纯粹,没有一丝异样。诅咒不可能潜藏在这些地方。”

    王崎疑惑的指了指自己:“也就是说……我没有中诅咒?”

    龙皇陛下摇了摇头:“我不是很确定。”

    王崎分析道:“首先,有几个假设。第一,这个诅咒只能在四十九道的框架之下进行,少了命数之道或者其他大道的支持,这个诅咒就必然会崩塌,就好像是六道轮回法界一样——考虑到这个诅咒的内容是修改我的‘命数’,这种猜想很合理,对吧,陛下?”

    龙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确实。先天命数大道,先天截运大道、先天末运大道尚存的时候,类似的诅咒还是有可能成立的。但是,就算崩溃,也该是有点痕迹的才对……”

    王崎到:“但是,考虑到心想老哥已经知晓了仙盟的部分机密资料,所以他不至于不知道外面的情况。用自己最后的生命,给我下一个出门就会自己变质坏掉的诅咒,我想……他应该不至于这么傻。”

    ——我总不可能恐惧一个傻子不是?

    由于之前在征天司总部和史千鹏的冲突,王崎已经彻底确认,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都是真的——心想老哥知道外面现在的样子。

    “然后是第二个可能性,心想事成的能力真的非同小可,您真的探查不出……”

    “这绝不可能。”龙皇摇了摇头,道:“仙道冠冕诞生的意志,只能使用四十九道已经具备的力量。换言之,他所有的力量都来自于四十九道。而没有四十九道支持的情况下,他根本不能发挥出在我之上的力量。”

    王崎点了点头,然后跳过了这个可能性:“那么,第三个可能性。心想事成……单纯是吓唬我?”

    如果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诅咒的话,那心想事成单纯给王崎添堵的可能性,无疑就大了许多。

    毕竟,最终的“真理”,是王崎乃至于所有求道者的毕生追求。而若是王崎背负起“终身不可得见真理”的命运,他必定无法接受。

    就比如此时此刻,王崎就算已经猜测心想事成是单纯的吓人,他也无法真的释怀。

    而若是这样的压力日积月累,在无尽岁月之后,王崎是否又真的能够保持本心?

    修行十余年,至今未满三十岁的王崎根本无法断言。

    “有可能吧?”龙皇叹息:“对不住,人族的少年,把你叫过来,然后又吓你一跳,最后却没帮到你。”

    龙皇客气是出于他自身的道德观念与自我约束,但是王崎就不敢真的接下这份客气——尤其是刚才的短时间接触,他隐约意识到龙皇本体的强大。他道:“不,不妨事。陛下肯帮我,乃是陛下的仁义。”

    龙皇思考片刻,道:“虽说涉及四十九道、仙道冠冕,我不得不动用自己本身的力量,但确实是惊扰了你,也没帮你什么。这样……”龙皇的手指点在自己额头之上,拉出一个小小的光点:“这份传承,很适合你现在的情况。送与你。”

    王崎接下这光点,疑惑道:“这是……”

    “在自己的法力之内写下自动操控的术式,重新创造出自身‘本能’的方法。”龙皇悠然道:“也是不敢踏出‘新一步’的修士用于无限制增长法力的要义。”

    王崎摇头:“晚辈不明白。”

    “你应当知道‘合道’吧?”龙皇道:“将自身的意志,寄托在四十九条先天大道之上,从此与道同在,道不灭则身不灭——只可惜,天人大圣的四十九道最后还是灭了。”

    王崎点了点头。这其实就是另类的意识上传——只不过上传的服务器牛逼到整个宇宙所有文明合力都不可能复刻而已。

    “实际上,有些仙人合道,并非是自己如何想要合道,而是因为不得不合道。对于仙人来说,法力就是思考的器官,就具有大脑的功用,一缕气息也能具备完整的意识。”

    “但是。‘自我’这个东西,最初只不过是用来统御凡人之身的意志的。哪怕经过亿万年的打磨,它也终归会有一日跟不上法力的壮大。到最后,过于庞大的法力会超出自我的范围。”

    “这或许也是天人大圣设计的一个环节,或许是凡俗生灵真的存在的界限。但是,两亿年前,尚且还有‘合道’这一‘福利’,今天却没有了。”

    “这也算是不同天眷遗族最后的一次合作之一。因为四十九道消失之后,所有残存的强者都意识到,他们也会有朝一日陷入应当合道却无道可合的状态。”

    “也幸好,过去的时代也存在一些执拗的不愿意合道,希望能够挑战天人大圣的不屈者。天眷遗族统合了他们的经验,并创出了大致思路。只是,到了这一步,剩下的遗族就已经撕碎了盟约,不同的族裔用自己的方式完成了这一切。”

    说道这里,龙皇微微叹息了片刻:“原本到这一步,就应该前仆后继的去突破,去探索新的境界的。但是,能够修炼到我们这个境界的强者,实在是太过稀有了,根本不足以凑出足够的‘样本’,而我们大家又很惜命。”

    王崎行了一礼,然后将那一道光点按进自己额头。

    然后,海量信息涌出。

    原来,这就相当于用“法力”塑造“生物”的办法。

    原本修士在修炼的过程中,就要逐步掌握“本能”,“潜意识”,将自己的所有举动纳入自己的掌握之中。这样或许会让意识在同一时间接受的信息量激增,但修士不断增长的魂魄,也正好可以接受这样的冲击。

    但是,不幸的是,法力的“总量”与“复杂度”的增长关系,并不永远同步。这就好像是三维物体“体积”和“表面积”增长不成正比限制了生灵最大自然体积一样。

    元婴法的框架之内,那样的修行,终有一日会走到头。

    而这个时候,龙皇所做的修持,就是反过来。

    为自己的灵力加上“本能”。

    这就好像仙人仙力一直就是大脑,但是当激增的“大脑”越过了“自我”的统御极限时,龙皇就要再造“小脑”“脑干”甚至“肌肉”,将一部分法力交给自己编造的本能去战斗。

    这自造的本能,同样是绝对服从于自我,在斗战之中,甚至能够越过许多繁琐的思维,直截了当的组织攻防。

    但是相对的……在你精神放松的时候,这些“自造本能”,就会自动摆出“防御”或者“节能”的姿态。

    “这也就是我很难醒的原因。”龙皇有些无奈的指了指身后的虚空:“法力之中用于驾驭法力的‘自造本能’太过强大也太过多了。”

    龙皇陛下完全清醒的话,倒是可以毫不费力的控制住自己的力量。但是她他之前“放松”了,让本能过于自由了。

    “所谓的长生果位,也就是一个可以长存的结构——以你人族的话语来说,应当是一个完全开放、永恒负熵的‘结构’。所有修法,最终指向的都是这个目的。”龙皇道:“既然已经获得了某种‘资本’,那你也大可不必拘泥于所谓的金丹元神,尝试走自己的路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