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六十八章 我们走!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去他乡,深知我毓族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我族之未来,取尽偃师之所学,光复央元。越星海之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一言,落地有声。

    但说完这句话之后,年幼的世子便泣不成声。

    他们都知道,这一去就是永别。偃师的力量,实际上是强过毓族的【之前由于人族逍遥没有怎么路面,而征夷使又刻意没有提及相关情报,所以被认为是“实力相当”】,而“文道大人”——那些美神,则比偃师墙上许多倍。

    希望渺茫。

    但是,必须这么做。

    因为,剩下的毓族,命运同样凄惨。

    除开那些已经决定留下殉死的文人之外,所有的毓族,都必须前往美神所指定的地方。然后,视情况而定,他们将会被分成许多不同的“分支”。然后,视要求不同,这些毓族也会遭受不同的待遇。

    其中,有一半的毓族将会永远的遗忘“诗落如雨”之后的历史——他们将会永远的认定自己还在故乡。

    ——不过是群体性的记忆抹去。

    而另一半的毓族,则会记得这一切。

    而这两支毓族之中,每一边,都有一半会渐渐失去文道之力。而另一边则保持不变。

    如此下来,毓族就被分成了许许多多的小分支,每一个小分支,又要分成四到八个“小组”,每一个小组,最后的规模,不会超过“一个村镇”。

    不知道是不是美神故意塑造的结果,毓族从来都是“不离故乡”的。因此,绝大多数人,都不会离开这“一个村镇”,只需要布下简单的幻境,就以达成目标。

    就算偶尔有人想要走出城镇,出去闯荡,最多也不过是落入了另一个幻境——而且,那幻境的形式,还会从“AR”变成“VR”。

    什么文化,什么心灵,到这里就全完了。凡人所歌颂的“不朽”,在真正的不朽者眼中,屁都不是。

    毓族不能接受这个结果,所以,他们必须要让一支同族跟着人族离开,去往美神们口中“暴君的治下”,丑陋的活下去。

    皇城之中,跪着的毓族,有三千人。然后,还有他们的奴仆、家将、家生字一类,林林总总,加起来快有三万。

    差不多足够毓族延续下去了。

    这也不能怪毓族。实际上,绝大多数平民,都是愿意留下来的。光是“背井离乡”这几个字,就足以引发一场社会性的灾难,所有现有秩序都会被摧毁。

    以至于说,毓族都不敢公布这个消息。

    短时间内,他们能够凑出的、可以隐蔽迁出的人口,其实也就这么多了。或许还有愿意走的,但是毓族政府也只能凑出这么多了。再多下去,天下就要乱,到时候,不用美神动手,央元就要赤地千里。

    还不如让绝大多数平民怀揣着无知的幸福离开。

    幼帝做出了这么一个必然会背上千古恶名的决策。而文帝世家是天下共尊的唯一合法政权,所以美神将之认定为“毓族整体的意志”,并予以尊重。

    宋史君的弟子赵传恩以及其他万法门征夷使倒是很同情这些异族,甚至在策划造反,好拉出另一支队伍,多救走一些人。按照美神的到这些地步,最终也只是徒劳无功。

    小皇帝想要再说些什么,却哭了出来。灾难仿佛已经吸干了他的精元,他几乎昏了过去。

    反倒是宙弘光,走到子虚易面前面前,道:“万万要以偃师为尊……还有,诗文,少作一点也没关系。万不要再落入这般田地……”

    子虚易也是要离开的人。

    毓族的青秀含泪颔首。

    而另一边,世子则拉住了幼帝的手:“皇兄,不若我们一起走!你不是一直想要看看星海彼岸吗?走啊!”

    “总有人要留下来为故乡殉葬。朕这一代断送了祖宗道德,断了万世基业……朕会留下来的。”幼帝如是说道。

    文帝世家会留下皇帝殉难,然后,九成人口跟随美神离开,一成青年跟随人族。

    幼帝是当今天子,所以他就要留下来——而且他也愿意。

    看到这一幕,宋史君也摇了摇头,对着农部太御、工部太御叹息:“你们两个,都不走吗?”

    “太仆去就够了。”工部太御很是木讷。

    而农部太御则说了许多:“我们两人的手艺,在尔等之中,必然微尘不如……也没有必要走了。还是留下来吧。太仆风泽乃是礼部太御,长期与宋先生相交,自然能处理许多事情。”

    宋史君叹息:“一个文明所需要处理的事情,自然是很多的。多少人都不够。”

    这个时候,先皇走了过来,笑道:“太仆卿当年也是被认定为‘宰相之才’的,若非是遇上了宙宏卿……”

    宋史君与先帝也是旧识。两人叙旧几句,然后,先帝便看向自己的儿子。

    幼帝还在哭。

    先帝似乎对自己的儿子非常不满,皱了皱眉,大步走去。宋史君本想阻止,但想了想,还是没动。

    幼帝见一贯温和的父亲面露严峻之色,立刻缩起耳朵,止住哭泣,道:“父皇……”

    然而,迎面而来的,却不是想象中的斥责与教育。

    而是一把利刃。

    先皇一件刺穿了幼帝。

    “这是怎么回事……您要做什么?父皇?”

    惶惑之中,幼帝呕血。

    而先皇却恢复了之前的从容。

    “继承大统,我的儿子。”

    恍惚间,幼帝看清了自己父亲灰白的绒毛与平添皱纹的下唇。

    而先皇已经恢复了一贯的笑意。他抽出原本是礼器的长剑,然后在自己儿子倒地之前将之抱起,大声宣布道:“当今天子,德不配位,找来劫难。其位。而今,我作为文帝世家的嫡脉,便重新继承皇位,诸卿可有异议?”

    太仆风泽几乎跳起来,想要去与先皇拼命。但是,宙弘光却拦住了他。

    废立天子,本就是文帝世家的权力。五十三万年来,未有毓族臣子欲行伊霍之事。这就是文帝世家的内务而已。

    而且,所谓“人情练达即文章”。宙弘光哪里不明白先帝要做什么。

    于是,左相当场以膝点地,表示认可。

    “拜见陛下。”

    礼部太御思考片刻,也表示了认可。

    无人反对。

    于是,新的天子将自己的儿子——名义上的废黜君主、少帝,扔给了太仆风泽。

    “既然他不是皇帝了,那么便没资格留下来。由于少帝德不配位,引发天灾,朕今日便将之流放,责令其择日远离央元故土,不准归返,不准自尽,需得生生世世记住今日——刑部可有异议?”

    自然没有。

    于是,天子将手一招,玉玺便落入自己手中。这位放荡不羁的皇帝,若无旁人的写下了最后的圣旨,将之扔给太仆风泽。最后,他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叹息:“想不到啊,朕作为无德的天子,将该做的不该做的做了个遍,最后还有机会犯上作乱……哈,也是不可多得。朕的一生,多姿多彩啊!”

    太仆风泽道:“陛下……”

    “只可惜,临终才知晓,这份‘精彩’,在宇宙之中,便不算什么了。”皇帝眼睑低垂:“嗯,希望这个小子能更精彩吧。哦,对……反正他喜好异端,也没必要为了正统而死。”

    “陛下!”

    皇帝又牵着太仆风泽的手,道:“委屈卿了。”

    宙弘光也道:“请你……勉为其难。”

    太仆风泽看着这个一生的政敌,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然后,诸多毓族,都如同潮水一般退去,准备离开这颗星球了。

    皇城之内,大殿之中,再没有什么人了。

    望着不断深空的光芒,皇帝笑了:“朕这个儿子啊……算了。皇后啊,陪着朕死,怕吗?”

    “自然是不怕的。”依旧年轻的皇后眼中满是柔情。

    又过了数日,仙盟所有的布置,都进入了悬停在央元之外的那颗星球上——就连大墟轨道上的那些天宫法器,也通过修士可用的“众妙之门”来到这边。美神好心抵消了这颗星球带来的引力,并且遮掩了行踪。

    所有的一切——人族,毓族,样本,都在里面了。

    甚至还包括王崎在将神发现的那一些石妖——这些低等的生灵,竟然也成为了这个行星系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但王崎最终也没有让自己的肉身突破长生。

    “还不算圆满。”他叹息。

    但是,阮已经出现送别了。

    这也是美神释放的信号——“该走了”。

    阮挥舞着触手,用手语道别。受了“通晓语言”的王崎明白那个意思。

    “源龙星的朋友,铁石心肠的朋友,再见了!”

    王崎盯着阮看,然后摇头,没有回应。随着他的心意,兽机关集群刺入所有生灵体内,强制假死,并将所有生物纳入自己的气脉循环。

    ——想不明白的事情太多了……

    ——为什么毁灭文明的美神可以一口咬定自己善良?为什么行为看起来很圣母的龙皇陛下在其他文明眼中却是暴君?

    ——美神……这个宇宙,真正的“善意”是什么?

    但是,这些问题,终究无法现在就找到答案。

    所以,王崎只是低低叹息,道:“我们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