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十八章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炼尸马瘟的起源已经不可考了。谁也不知道这种瘟毒究竟是如何产生的,梗没人知道它是在什么时候、在哪一次同类相食之中被传播。

    北地羌狄,本身就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自身的文化并不完全,也没有翔实的史料,更别说这种几乎从不感染人的、近乎无害的瘟癀了。

    毕竟……

    疯牛病之所以能够在地球上大规模传播,是因为地球完全进入大工业化生产,肉骨泥、骨粉一类的添加饲料,都是统一生产。一头病死的牛,可以感染一大片饲料,继而造成大规模感染。

    但是在神州北地,羌狄也只是本着“不浪费”的想法,才往草料之中添加肉骨泥——要么就是有一定家私的牧民,不稀得吃病死老死的牲畜,要么就是战争之中,战马大规模死亡。

    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瘟癀,已经伴随羌狄人超过一万年以上了。

    就算真如宋书复所说,它可以致人于死命,那也只会是零星的现象——比如几年一个。

    这种状况下,这种似乎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的温度,还真不一定有必要去研究。

    瘟神林的研究对象,可是还有许多的。

    “就我在研究之前得到的……观察经验来看,炼尸马瘟感染到人身上之后,最大的特点就是比较抗法术吊命的手法。”宋书复背着双手,说道:“我原本是想以这一点去申请经费,但是很失败。因为就算炼尸马瘟再如何能抵抗法术治疗,它本质上也不可能感染修士——你跟我来。”

    两人一路向内,经过了两道法阵之后,辰风正式进入了实证部内部。

    和辰风想象中不同,这里只进行了基础的无尘化、无菌化处理,并没有如何戒备森严。宋书复也只是递给他一道法符,就完成了全部的隔离措施。

    因为,这种瘟毒……真的没有感染修士的可能性。所以,只要防护措施不低于规定的最低标准,那就怎么简单怎么来了。

    宋书复带着辰风走向一处马厩。这马厩地板上,有一道法阵,正是基础的吊命之法,将生机源源不断的送入马厩之内的生物。法阵中有一匹矮马。这一匹矮马双目无神,四肢抽搐,头依靠在栏杆上,涎水不住得往下淌。宋书复伸出手,轻轻碰触矮马的额头。矮马浑身抽搐,四肢乱蹬,好像想要站起来。但它完全失去了这种功能。很快,它就摔倒在地。

    “按照计划,它今日下午就要处死处理了。这已经是炼尸马瘟末期。再吊命下去,就是过度感染了。那纯粹就是折磨,现阶段的研究没必要。”

    所谓“过度感染”,就是按体内病原体数量、密度计算,你不可能不死、但是偏偏就有法术将你的性命吊住、不让你死,直接将你当做病原体培养基的状态。

    这是这个世界特有的现象。

    过度感染只会出现在修士给凡人吊命的情况下。而对于修士来说,病原体要么不能致病,要么就会引发功体紊乱,绝不会有过度感染的情况。过度感染目前还属于边缘的研究,只有瘟神林少数修士有涉猎。由于这不属于自然能形成的现象,所以瘟癀一门的研究,一般不需要涉及过度感染。

    辰风点点头,心中不知怎么,却闪过了叶溯奇最初的那一份病理学报告。

    ——纯粹折磨……

    “炼尸马瘟最大的特性,就是很容易形成过度感染,真的是不知道为什么……”宋书复顿了一下,皱眉看着辰风,道:“你怎么了?”

    “没有,我只是想起了实证部的一些事。”辰风说道。

    “嗯,那我接着说好了。”宋书复说道:“但另一方面,命之炎对这种瘟癀的增益作用真的微乎其微。你知道的,如果不懂得某一种瘟癀的特性,直接用简单粗暴的方法将命之炎灌输到一个病人手中,那病人和病原体都会得到强化。但是,炼尸马瘟并不是这样。我将炼尸马瘟患马的组织液注入健康马体内,然后长时间以命之炎加持,就会出现‘不感染’的情况。而若是在瘟癀的潜伏期……不,至少是发病之前注入足够的命之炎,也有微小的概率康复。”

    辰风一愣:“如此说来……这种瘟癀的生命形式,一定非常低等?”

    “嗯,非常低等。”宋书复如此说道:“这一点,我待会再跟你做说明。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等一下,我们可以一起解剖这一头病马。”

    辰风点了点头,沉思了起来。

    不一会,一个少年跑了进来,道:“师父啊,昨天的实证生灵已经全部等级完毕,做好编号了。另外,丙字解剖台已经准备好了,高浓度甲醛溶液也已经准备好了……啊,来客人了吗?”

    说完,少年恭敬的对辰风行礼。

    宋书复常年拿不出什么有影响力的研究成功,所以也找不到什么研究员——虽然从外门弟子中雇佣那些水平不怎么高的实证员还是雇得到的,但是很多时候,那就是用自己的经费给人练手。而且天灵岭的制度之下,那些弟子也会偏向于选择更大的实证部,获得更多的锻炼机会,或者换取高阶修士的指点。

    宋书复的这个学徒,也还是今年才招收到的。

    宋书复点了点头,带着辰风和自己的徒弟走进解剖室。

    用手刀在病马后颈轻轻一切,柔劲压迫脑干。病马最后抽搐一下,然后心脏停止了跳动。

    宋书复无言的将病马抛上解剖台,记录体重、身材等多项数据,然后抽离残存魂魄。紧接着,宋书复手在马身上抹去,运真火灼烧毛发而不伤皮肉。紧接着,他取出了马的皮肤,完整剥离头骨。

    看到这一批马的大脑时,辰风倒吸一口凉气。

    这可不像是“大脑”——至少完全不像是哺乳动物的大脑。

    他面前的脑组织充满了无数的小孔,给人的感觉竟类似于海绵,完全就是一坨烂肉。烂肉之中充满了组织坏死导致的空泡,还有大量细胞纤维增生的迹象。

    完全不像是正常的脑子。

    同时,也完全不像是黄晶瘟疫的产物。

    宋书复一脸淡定的摘除了马的完整大脑,用法术去除血水之中,便放入极高浓度的加权溶液之中,然后记上标签,密封好。

    宋书复这一套操作异常熟练,就算修为比他更高的人,也未必能做得更好。

    “看到了吗?”宋书复问道:“这就是炼尸马瘟的结局。”

    辰风神色凝重的点头:“如此就……太可怕了。”

    “当然,这还不是最神奇的地方。”宋书复低下头,接着完成剩下的操作:“我等下再带给你看我最大的发现。”

    很快,这一匹矮马身上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被摘取完毕。剩下的收尾部分,宋书复交给了自己的学徒。他做完整理之后,取走两管马的脊髓液,便带着辰风,走向另一面。

    那是标本室。

    大量的完整标本,以及用石蜡固定的病理组织标本。

    这巨大的数量,显示着这个男人在这方面花费的时间。

    让辰风奇怪的是,宋书复居然让他从标本柜上随便取一个标本。辰风疑惑的取下了一个浸泡在高浓度甲醛溶液之中的标本。从标签上看,这应该是三个月之前放进这里的。

    到了实证部之后,宋书复先激活一个阵法,激发出一股火苗,到:“大约三百度的样子。”说着,他就将一管组织液放在火焰上炙烤。原本半透明的液体之中,迅速出现大量絮状物,整体变浑浊。

    那是生灵源质变性的标志。

    然后,他又从甲醛溶液之中取出标本,轻轻切下一角,洗净——老实说,这很困难,因为病马的脑子真的一碰就碎。在洗净之后,宋书复将样本扔进另一支试管,轻轻晃了晃。柔劲打碎了样本,星辰一小管浊液。

    紧接着,是宋书复随手带出的另一管组织液。他将之固定在一个铁架子上,然后远走几步,闭目蓄力。

    辰风有些不明所以:“宋师兄,你这是……”

    “展示一下炼尸马瘟的生命力。”宋书复睁开眼睛,道:“三百度的高温都不足以灭杀炼尸马瘟的活性。而即使是在高浓度的甲醛溶液之内浸泡许久,这些组织依旧能够分离出有活性的病原体——另外,这是最重要的……”

    宋书复的掌心爆发出一团银光。旋即,银光归于稳定,在宋书复掌心化作一道光环。

    这是天歌行。

    辰风一愣。他没有想到,这位同门居然在天歌行上也有如此高的造诣。

    与此同时……

    “宋师兄,你展示自己的天歌行修为,是要……”

    “看好了!”宋书复大喝一声,眼神之中,带着所剩不多的一点骄傲。

    转瞬之间,银色光华化为七色,七色又归于紫色,俄尔,紫色也被化去,视觉已然捕捉不到这一道法力产生的影响,唯有灵识能够感知。

    天歌无相剑气——基于紫外线的法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