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二十章 同类?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王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过光速的上限。

    很没道理啊!和无灵气宇宙相比,灵气宇宙质能都可以不守恒了,但光速居然还是上限!

    除开天人大圣之外,已知范围内就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超光速。

    曲速遁术、穿空遁法等,也就是在看似平滑的时空迷宫上寻找或者制造出一条“捷径”——而这一条捷径,人可以通过、信息可以通过、光一样可以通过。

    仙路也属于这一类。

    而除此之外,实打实的超光速,就没有真正出现过。

    这也导致了王崎本体和分身虽然共用同一个思维,但是偶尔就无法完全控制他的行为。

    就好像一个凡人无法控制血液流动,也无法控制海绵体充血的过程一样。

    如果说,凡人的“一柱擎天”是血脉本能所施加的、不以个体意志为转移的过程,那么王崎的这个反应,就相当于“光速上限”所引发的类似问题。

    “一号大脑思考出来的东西,没法立刻传递到二号大脑之中。”

    这也就导致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有那么一瞬间,王崎在绿星上的大脑,是宕机状态的。只有魂魄本能运转之下,虚相功体同步回传的灵犀,让尚在数光分之外的“这一个”大脑理解了那些数据。

    但王崎在绿星的那个大脑可来不及解析。

    而按照预设的安全路秩,护身罡气早就弹出,天剑剑气也蓄势待发。

    而这一幕若是落在异族眼中……

    “妈耶,如果对面是个低配版的弥师姐……”自己的舱室之中,王崎急得直跳脚:“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自己呢?别打!别打!起码别给打死了!”

    “独立发生并且与血肉种共存的天妒种,这打死了就一辈子别想在征天司评职称了!”

    然而,遗憾的是……

    王崎的这个大脑现在所能意识到的,都是数分钟前的信息。

    哪怕他思考出“天妒种”这个概念的瞬间,这个念头就已经开始传递,也来不及了。

    一来一回,这都好几分钟了。以仙人的交手速度,有可能都打出真火了。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回忆起”自己一只手破开对面的剑阵、并在血肉横飞之中带着一群原住民逃跑的画面。

    ……………………………………………………………………

    王崎在绿星的大脑几乎是一瞬间就被塞满了“精神污染”。

    思维中断的瞬间,虚相修法就产生反应,预设的变化瞬间展开。兽机关集群执行了这个指令。于是,银色的罡气圈席卷八方。这一道亮色的光环不止护住了王崎,还将之前所看到的那几个原住民包裹起来,并同时弹飞了那些蓝色的“古怪原住民”。

    “靠……居然上来就偷袭,不讲江湖道义。”王崎按住太阳穴,发觉眼前还是一片模糊,灵识也涣散了,咬牙道:“你不仁我不义。”

    王崎袖袍挥动,在时空之中带起涡流。一瞬间,所有的原住民都感觉地面莫名其妙出现“坡度”,而那个怪物就仿佛处于世界的“最低点”!

    “这是什么法门?”岢诡部惊骇不已,七对勾爪紧紧扣在地面之下,防止自己靠近那个恶心的怪物。

    “都这个时候了还关心这个……”滕头台里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语气之中透露出一丝绝望:“迷雾之子大人都来了……我们已经不可能活着逃出去了。”

    而这个时候,岢诡部却犹然大喝:“快看!那是……”、

    滕头台里转动触角,却看到了有生以来所能想象的最怪异、最滑稽但也最恐怖的景象。

    那个怪物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慢吞吞的抬起手臂,好整以暇的在空中点出一些古怪的光点,不知是什么作用。

    而迷雾之子所操控的那些不死之民,则如同陷入了透明的土地之中,一起一落一举一动都显得无比缓慢。

    而之前几乎杀了他们的那些追捕者们,也陷入了缓慢之中,皮肤上恐惧的形状仿佛都凝固了起来。

    但古怪的是,迷雾之子、怪物,还有追捕者们,就仿佛不在同一出“画面”上。它们好像是三段完全无关的影像,然后被生硬的拼接在同一个画面之中。

    完全超出了理解。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就在这一瞬间,那个怪物留在空间之中的光点,突然就变成了细碎的“锐穿击”【这一族对于“剑气”的形容】,洞穿了每一个不死之民的肉身。

    锐穿击打穿了不死之民的胃袋。酸液泼洒在大地之上,缓慢的生成气泡。

    【感受到了吗?我刚才明明可以在一招之内将你们尽数击毙!但是我没有这么做!我是带着善意与友谊来的!我对你们的星球没有任何恶意!我……】

    话音未落,一股剧痛袭来。天歌气罡所化的光轮仿佛被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紧紧握住,王崎只感觉莫名的光热在自己体内爆发。成千上外度的热能席卷而来。体液爆沸的瞬间,肉身仿佛就要炸开。

    “用某种莫明的法术……刷开了我体内每一个物性键,然后放大物性键散开瞬间的能量!”

    天歌行气罡倒卷,瞬间加持自身,强化物性键。天熵诀显现,将过强的热力聚拢、转化。与此同时,他脚一跺,就想要用穿空遁法瞬间离开。

    但是,莫名的失败了。

    借不到力。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想要去抓地上的一根绳子,结果绳子莫名其妙的一抖、就让你没抓到一样。

    毫无疑问,“绳子”的另一头是有“人”的。

    ——也很擅长时空一类的法门……

    王崎哇的吐出一口污血——那确实是在不可逆转的损伤。这些被他吐出来的物质在空气之中快速等离子化、继而消失殆尽。瑰丽的火球在空气之中一闪即逝。

    王崎却并不知道,一手却给那些原住民带来了多大的震撼!

    “山岳余火!”

    “迷雾之子大人便已经使出这一招了!怪物居然还没有死吗?”

    是的,怪物不仅没有死,身边甚至还浮现出了更强的光辉。原住民们纷纷惨呼着蜷缩回自己的触角【便相当于人族的“闭上眼睛”】

    这便是天剑剑气。

    十二具不死之民便已经一拥而上,以剑阵之势斩出自己的前肢。

    王崎原本是打算天剑剑气全力一挥,先将这十二具古怪傀儡尽数蒸发了再说。

    但是,这一瞬间,这里的大脑意识到了对面的本质。

    “居然是……天妒种?”

    “独立发生并且与血肉种共存的天妒种……卧槽!卧槽!”

    王崎一瞬间就明白了刚才违和感的来源。

    只不过是因为大脑在对面的“低语”之下宕机,再加上一连串的战斗来得太快,所以本地的他根本就来不及做思考,就只能本能的见招拆招。

    但仔细想想……

    确实是这样的。

    虽然最初那一瞬间的感觉很怪,但是,确实与弥师姐等自己见过的海神类类似。

    天妒种应当算是这个宇宙最为奇特的生命形式了。它们是去中心化的集群意识。而不管承载它们意识的是什么——海藻也好、动物也好、植物也好,它们的意识结构都非常相似。

    对于人类来说,这就好像“不管是黑人白人还是黄种人,都能靠手舞足蹈完成基本的交流”一样。

    或者,绝大多数人都能理解“点头yes摇头no”一样。【印度奇葩除外】

    而王崎本身就有部分海神类的印记,所以他能够自发的理解。

    “啧。”

    于是,他也只能不情愿的收回天剑剑气,然后用手指夹住最先来的那一具“不死之民”,然后轻轻一甩,用这个大约已经化作天妒种肉身一部分的原住民当做武器,在剑阵上撕开一条口子,继而旋身而进,双手分向两侧,故技重施。

    毕竟……人家真的很稀有来着。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真心不必来真的。

    天妒种本身就很稀有、两亿年前又为元婴法体系下的文明圈所排斥,所以本身就不多见。而独立发生并且与血肉种共存的天妒种又稀有到什么程度呢?

    已知范围内,就只有一种。

    神州,元古海神。

    与寒武妖族共存的奇特天妒种。

    “没办法啊没办法……啧,还好我挺克制的,没有抬手就是一记神瘟咒法。要是这家伙跪了……我就真的别想在征天司内评职称了。”

    在知晓对面的类型之后,王崎便放弃了使用穿空遁法离开的念头。大规模兽群种与天妒种天生就能察觉到星球的曲面,往往拥有先天的曲面几何观念。而这个直观观念,就是时空法术领域的优秀天赋。

    如果对拼法术,王崎或许未必怕了这个神秘的天妒种。但如果对方只是想要阻止王崎逃跑,那王崎就别想用好穿空遁法。

    但是,王崎同样也明白天妒种的弱点。

    “由于与主流修法皆不兼容,所以仙力的质量并不高!”

    “罡气全开!”

    一瞬间,银光闪耀。王崎储存的海量灵力如同大潮一般涌出,卷起之前那些原住民,然后就普通的使出飞遁之术,逃离此地。

    而这个时候,地下,一个疑惑的念头在回荡。

    【同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