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二十三章 王崎的舌尖绿星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淦,为什么会有这么难吃的蘑菇……”

    王崎的意识之中回荡着这一句话,并在几个大脑当中不断的回荡。

    当这个穿越者的意识还在地球上的时候,他就曾经在某些小说之中看到过,说某些实力超强的人了无生趣,因为他们品尝茶一口美酒美食,就会自然而然地知晓这个东西之中的化学成分,并感觉味同嚼蜡。

    但实际上修到这个层次之后,王崎才知道,这种说法,纯粹就是扯淡的。

    试想一下,任何一个食品学专业的人,都了解食物风味的来源。他们都知道鲜味是由哪一种或哪几种化学物质提供、哪一种离子是咸味的来源、什么物质能够灼伤人的舌头使人感到辛辣的滋味。

    他们难道就不能品尝食物的鲜美了吗?

    不,恰恰相反。

    仔细想一想吧。

    如果想要用舌头、用味蕾就检测出一堆复杂化合物组成的混合物的组成成分,那需要多么细腻的味蕾。这样的味蕾,所能感知到的分子与分子的碰撞,其所能传递到神经运动,得多么复杂?

    如此复杂的神经运动传入脑中后,又能形成怎样丰富的味觉体验?

    这种人的味觉感受,只会比一般人更好更强。

    他们在吃到难吃的食物的时候,会表现得比一般人更加夸张。但是吃到美食的时候,他们也会获得比一般人更多的享受。

    当然,能被他们称之为“美食”的东西也会随着他们修为的提升、感知的敏锐而逐渐减少。但是,那也只是“美食”本身的标准提升了,并不是不喜欢吃了。

    说句题外话,王崎甚至觉得,陈由嘉修行的重要动力,就是为了获得更加敏锐的味觉,以及拥有前往任何美食原产地的行动力。

    而龙族,似乎就是这样的生灵。

    他们通晓化形法,所以可以设计出针对任何一种有机物的消化酶,变化出感知任何一种物质的味蕾细胞。

    人族不能吸收左旋糖。因此蕴含丰富左旋糖的外星水果,在人组口中淡然无味。可是,龙族可以通过手性翻转的法术,品尝到左旋糖的甜味——通俗来讲,他们就是可以品尝右旋氨基酸左旋糖星球上的水果与肉类。

    而现在,王崎则知道了,这一点是有多么的了不起。

    味觉之所以被演化出来,是因为动物需要一套可以筛选出特定食物的机制。

    对于生物来说,演化一套能够筛选出高效食物的机制,远比演化出一套可以消化任何东西的消化机制来得简单。前者的成本无疑更低。

    和色觉蕾丝,味觉只是一种主观感受。鸟吃辣椒,不会感觉到辣味——因为辣椒素不会灼伤鸟到口腔。

    并不是一个东西是甜的所以我们要去吃它,而是因为我们的身体大量地方需要某种物质,所以这种物质就是甜的。

    食羟基醛和多羟基酮感到舒服的动物,在获取具有高能量基团物质的效率上会比吃这些高能物质没感觉的生物更高一些。

    但是,那些“吃下去之后其实并没有什么裨益但是你肉体的生存环境大概率见不到”的呢?

    很有可能会“没什么味道”,就好像左旋糖一样。

    也很有可能会产生“恶心”的感觉——这是王崎的答案。

    向龙族那样想觉得什么好吃就觉得什么好吃,简直就是一种作弊的本领了。

    至少王崎在使用龙族法门的时候,就只感到一阵反胃。

    “淦,为什么会有这么难吃的蘑菇……”

    他看着自己手里绿色的菌肉,再一次感叹:“好奇心,果然是人最大的敌人之一……呕……还有龙族修法,他们肯定隐瞒了什么重要的窍门。下一次一定要选择携带足够的仪器。”

    此时,他们正在一块黑色的沃土之上。

    和第三元狱、又或者劳德那些整个星球陷入低灵状态、岩石强度整体下降的星球不同,绿星灵气浓度高得可怕,虽然尚不如龙族地下遗迹,但也不是自然条件下能够诞生的层次。

    所以,这个星球上,“风化”的作为微乎其微,几乎没有沙尘。

    没有沙尘的情况下,自然也很难找到“泥土”。

    因为,土壤是岩石侵蚀后产生的成土母质在生物作用下的综合产物。

    虽说分不清应该是先有土壤还是先有生物,但可以肯定的是,突然,就必须要在生物的作用下才能产生。

    所以,当王崎看到岩石大地之上有一块黑色沃土的时候,便感到很奇怪了。

    “肉质打大地,便是那天妒种,还有这些虫子的地盘。所以最好远离那肉质大地。那么,就在这片黑土地上暂时驻扎吧。”

    王崎如此想着,带着自己全部的俘虏——包括九只小肉虫,和三头蜗牛怪。

    在落地之后,王崎才发现,这片黑土地很是不凡。黑土地之下,明显有强大生机存在。挖出来一看,却是大量菌丝体构成的庞大菌块。

    在确认没有危险之后,王崎才刮取那些肉虫体表部分粘液,并放入口中进行检测。

    这可把那些肉虫吓傻了。在它们眼中,这就是一个长得恶心的怪物在试口味——试一试丘陵子民到底好不好吃!

    “完蛋了完蛋了!”滕头台里如此哭喊:“我们统统都要死在这个怪物的嘴里!”

    “哭什么!”教头呵斥一声:“既然都快要死了,还不如死得豪迈一点。”

    也得亏是王崎听不懂这些肉虫的话,不然他得吐死。

    对他来说,光是血浆和体表粘液就够恶心了,若是要让他吃这些肉虫……他宁可和发明这种检测法的龙族一对一单挑!

    起码后者不是必死!

    岢诡部也万分难过,道:“娘,对不住了,没想到才出狼窝又如虎口【原文没有狼也没有虎,领会精神】。”

    岢母冷哼一声,却没有继续指责了。

    岢诡部稍稍叹息一声,发现那个怪物没有禁锢众丘陵子民的意思。但他也清楚,以这个怪物硬撼迷雾之子的手段,没谁能从他手上逃走。明知必死后,心中反而生出了许多豪情。他从地下挖出了菌块,递给了滕头台里,道:“台里,谋划了这么久,便是死,也得吃上一口‘田’里面的饭……来。”

    滕头台里却仍是在哭【或者从人族的视角来看,是在不断的吐泡泡】。他接过菌块,晃了晃触须,勉强下咽。

    其他的符剌倒也收到了感染,纷纷扬起螯肢,从地下挖出菌块,就地取食。

    而这一幕,却激发了王崎的好奇心。

    “咦?这是这些肉虫子的主食……不,不像。这种菌块,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在肉质大地里成活的。他们不可能以这个为食。”王崎思忖道:“那么,是极难获取的美味吗?倒也是。从肉质大地到这里,倒是有万里之遥,需要穿过小半个世界了。”

    ——是什么样的美味,吸引得这些虫子,在生死关头也要去吃?

    怀着这样的想法,王崎将手中菌块放入口中。

    能够毒死他的毒药已经很少了。更何况,他也不怕肉身死亡。

    但当菌块之中汁液在口腔里弥漫开去的那一瞬间,王崎后悔了。

    他确实不怕死,但他怕恶心。

    而在虫子眼中,这一幕又是那样的诡异。

    那个怪物在吃了这奇怪的“田中的食物”后,就将身体扭曲成一个变态的角度,浑身颤抖,一只手不断拍击地面,仿佛某种邪恶的仪式。【失意体前屈ORZ】

    “这个家伙,到底在做什么……”

    “我记得那家伙,是不是在刚刚出现在丘陵之上的时候,也做出过类似的动作?”【指下蹲】

    “这个怪物的味觉,未免也太可怕了一点……”

    “难道在他眼中,这难吃的东西,竟可以与丘陵相提并论吗?”

    “真是……无法理解的怪物。”

    总之,在担惊受怕之中,曾经的军队与执法者符剌,与他们曾经的追杀对象“叛逃者”,终于打成一片。在这个恶心怪物给予的强大压力下,他们担惊受怕的抱作一团,轮流休息。

    王崎才不担心这些肉虫会逃走。他们每一个身上都附着了少量兽机关——比微尘更小。他们无论逃多远,王崎都可以瞬息将他们擒拿回来。

    更别说,他们就算逃回去,也只能相当于是带领王崎游历他们的城市,将他们的文明彻底暴露出来。

    他更在意的,是这个古怪的世界。

    “还真别说,这个世界的荒芜,不是没有道理的。”王崎如此说道。

    神州地质学上,有个专有名词叫“皇后断代”。皇后断代,皇天世与后土世的断代,其成因,便是两亿年前仙天剧变余波影响神州,导致龙族仙人在同一时间内大批量死亡,最终导致神州灵气浓度暴涨,导致全球性大灭绝。

    直到龙皇聚拢那些庞大灵力、并将之封入地心前,神州便连一个活着的细胞都没有。

    后来,也是龙族将其他地方保存的神州物种重新布置在这颗星球上。

    这才导致皇天世和后土世生灵存在巨大差异。

    而这个星球上,也应该是一样的道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