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二十八章 所能做的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今丘陵,除去那不入流的先天残缺之人外,每一个丘陵子民都有先天之力,得丘陵之眷。而这股力量,便能够壮大,并衍生出种种神异,便是所谓‘金丹’、‘元婴’、‘分神’、‘合体’、‘大乘’五大阶段。”

    “金丹修士,较之凡物,自然称得上‘不凡’。但若是放眼整个丘陵,便不过是芸芸众生之一,做不得数。也没有谁回去记他们的名字。”

    “而金丹之后,就是元婴了。元婴期修士,便已经脱颖而出,当算是骨梁之材……”

    傀厉古正侃侃而谈。冷不丁的,一个含混的声音出现了。

    “‘骨梁之材’。”

    那是一个可怕的怪物。他的肉身之中有无数坚固物质向四面八方刺出,撑起了一张干燥的皮。嵌在皮子上的无神双眼正盯着傀厉古。在这个距离上,傀厉古甚至能够看到那家伙口器之中如同丘陵子民尸身的诡异器官。就是这个器官代替了粘液,为这个怪物操弄声音。傀厉古一度怀疑,这个器官兴许真的就是一个什么生灵,被这个怪物炼入口器之中,助他发音。

    就算已经适应了许久,傀厉古也忍不住一颤,小心翼翼的说道:“您在说什么?可以重复一遍吗?”

    “‘‘骨梁之材’’。”那个怪物低声道:“这个……解释,为什么?”

    “您的意思是……‘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词汇。”

    “骨梁之材,骨梁,骨梁……”傀厉古抓耳挠腮【当然他没有耳朵也没有腮】,却始终想不出应该如何对这天外怪物解释这一切。

    丘陵子民关于“骨”的概念完全就是来自于天刑碑。若是想要解释“骨梁之材”,首先便得向这个怪物解释什么是“骨”,然后还要解释这样一个玄之又玄的概念是来自于天刑碑上,之后说不定还要解释“天刑碑”这个东西,实在是麻烦。

    而且……傀厉古实在是不相信这恶心的怪物真的如他自己所说,是怀抱善意而来的。

    所以,要告诉他什么是“天刑碑”,实在是……

    傀厉古最终含糊道:“这是一种修辞手法。”

    怪物点点头,郑重其事的在一块怪异的平面板材上写下了一列平直得如同尖叫的文字。

    “继续,继续,继续。”

    怪物的话语让傀厉古再次颤抖。这不怪他。在丘陵子民眼中,源龙星哺乳动物就是这样的怪物——他们看源龙星哺乳动物,就好像人族看画风极度写实的宇宙怪兽一样。

    而若是一个神州人族看到一坨肌肉挤成的写意派生物跟自己说含混不清的人族语,怕不是要吓昏过去。

    所以傀厉古的表现,便已经称得上是“浑身是胆”了。【当然,这里的“胆量”与这个生物有没有常规意义上的胆囊,不是一回事】

    傀厉古只是微微颤抖,就继续说道:“元婴期,便算是有所成就了。虽然依旧没有翻动天下的资本,但至少能够传扬自己的名字。”

    “金丹、元婴,便是通过‘努力’就可以抵达的境界。而在往上就不一样了。迄今为止,也没有谁知道元婴期突破分神期的条件——这天分、才情、气运,真的全都缺一不可。有的时候,甚至还需要一个合适的对手……”

    “而突破到分神期之后,便称得上是一方人物了。不说说一不二,但只要挥挥螯肢,上下四方就会应力而裂【相当于人族语言之中的“跺跺脚大地也要抖三抖”】。而就算是巅顶强者,想要成就伟业,也得需要分神期修士辅佐。到了这一步,哪怕你出身再低、人脉再次,也能随意见到这丘陵的主人。”

    “合体期……合体期便已经是另一重境界了。抵达这个境界,便有资格成为丘陵之王,主宰丘陵子民。这个层次的强者,甚至只需要一句话,就能决定整个族群的命运。”

    说道这里,傀厉古骤然停住,然后道:“大乘期……无法想象。虽然听说过描述,但是没法想象,仿佛一说就错,一想就缪……”

    “那么,当今强者,存在,什么个体?多少个?分别是?”

    又是含混不清的提问。

    傀厉古抑制住自己恐惧的本能,道:“当今丘陵,强者如云,但若真要细数,也不过是二尊五诏一绝顶。”

    “其中,‘一绝顶’自不用说,就是指丘陵之王青虿宗,唯一的大乘期修士。数代之前,青虿宗一统丘陵,便是当之无愧的最强,无论是谁,都不能硬撄其锋,横扫八方,无可阻挡。”

    “而二尊,便是青虿宗大人横扫八方之时,唯二没有交手过的对象。非是他们不敌,躲得够远,而是因为这两位真的对统治丘陵没有丝毫兴趣,故而没有交手。但余下五诏便都承认,二尊修为在他们之上。我们甚至怀疑,二尊也是大乘期修士。”

    “二尊之下的五诏,便都是合体后期或合体期大圆满修士,距离二尊一绝顶,不过半步之遥。但这半步,便是永远。五诏都曾经是青虿宗大人的手下败将,其中,符剌第一大将那布拉普、总教头青普斯,都曾位列五诏。只是随着那布拉普大人和青普斯大人的臣服,‘五诏’之名就鲜有人提起。取而代之的,则是四大将三教头。现在大家普遍认为,这七位实力不相上下,而过去五诏也只是这个水平,甚至还要在此之下……”

    “那么,迷雾之子。”

    “迷雾大人,不在这个排位之中。他非是丘陵子民,也没有哪一个丘陵子民能够向他那样活得久。”傀厉古的语气之中充满了踟蹰:“有的修士觉得,迷雾之子就是丘陵子民修行到至境的成就,是永恒的生命;但也有修士觉得,迷雾之子不过是活得久了一点,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或许它根本没有我们认为得那样强。也有修士认为,迷雾之子就代表‘最强’——他是修行的终点,是……”

    “我,理解了。我,理解了。”那个怪物用有一种扭曲僵硬的方式小幅度甩了甩自己的头颅【点头】,然后在坚硬器官的诡异变化之中,抬起那让人不禁想起死咒兽样子的胳膊,道:“你,可以休息了。我会,一直注视着你的。”

    这句话如同万载玄冰,直直刺入傀厉古的魂魄。无法化解的寒意让他几乎忘了呼吸,就这样愣在那里。

    回过神来的时候,几个手下便已经将他簇拥起来。

    丘陵子民便是习惯于这样彼此安慰的。

    但是,岢诡部却有些不满——或者,在这里,就只有他能够表示不满了。、

    “教头,您怎么能够这样呢!”岢诡部有些恼火:“他都问了什么?而你又回答了什么呀!啊?万一他是来侵略丘陵的……”

    “那就将田里的食物让给他吧。”教头无所谓了:“至多就是让他也享用丘陵了。无论如何,总比死了要好。”

    “可是!”岢诡部眼中冒火:“他问你强者的情报,不就是说明,他心怀不轨吗,想要进一步拆除强者吗?”

    “呵,呵呵呵呵。”傀厉古笑了。他一巴掌将岢诡部打翻在地。一掌之间,傀厉古法力灌注岢诡部全身,驱散了岢诡部自身的法力。与此同时,空气之中弥漫着的仙力趁势涌入。岢诡部只觉得十四肢百骸【严格来讲这些软体动物没有“骸”】渐渐失去知觉,仿佛肉身正在死亡。

    “我分神,你元婴。所拥有的力量,便是你无法抵抗的。同理,五诏的大人物们,捏死我,也是这么容易。”

    “懂了吗?这件事本身就不应该是我们来抗。你以为你是谁?青虿宗吗?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操这份心思了?”

    “你……”好在傀厉古没有杀死岢诡部的意思,他随手拍入的一道法力渐渐消散。岢诡部拿回自己身体的操控权。他道:“可若是他顺着你的话去杀了五诏二尊或者四大将……”

    “听到我刚才说的话了吗?对我来说,青虿宗大人所处的大乘期,乃是一说就错,一想就缪的境界。同理,你也无法想象五诏、四大将他们的境界。所以,不要用你那浅薄的见识去揣测那怪物的意图。那非常愚蠢,明白吗?”

    傀厉古道:“我很确信,那个怪物根本就不是什么五诏,什么四大将三教头能够匹敌的东西。不,所谓四大将三教头,就算是一起上,都未必能让那怪物动一动——他已经不是我所能想象的了。”

    “在这种情况下,有没有我的这一点情报,对四大将三教头的几位大人而言,已经无关紧要了。决定那几位大人生死的,可不是这一点情报,而是那怪物的想法。若是那怪物想要他们死,那他们根本没有藏起来的机会。所以,不如让那个怪物对他们……还有对我们,保留一点点兴趣,让他觉得,不杀我们也挺好。这才是拯救丘陵的唯一办法,明白吗?”

    “这是我们所能做的一切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