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七十三章 道心评估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下一个问题……按照你道侣所言,你对于‘劫难’似乎怀有一种异样的狂热,是真的吗?”

    王崎翻了个白眼:“什么叫‘异样的狂热’……”

    “你只用回答‘是’或者‘不是’,患者朋友。”辰风就坐在王崎对面,面前悬浮着一道法器。这是算器一类的,但是却非常低级,似乎是防止王崎的破解之能。而法器之上,也有幻术,干扰修士的灵识。

    “那就……是吧。”

    虽然这对于王崎这种强者来说,已经不是那种无法逾越了障碍了。但是,这块板子出现在这儿,就说明了上头的态度。

    嗯,上头的。

    怎么说呢,自己面前的这个家伙,是上头请来的,对自己对道心观测的人。

    龙皇预言非比寻常。而仙盟也很快启动了应对措施。似乎有高层认为,王崎有可能在这种极端的压力之下,意外的道心失衡——换言之,就是因为龙皇的提醒,所以才道心失守。

    这倒多少有点“决定论”的意味了。但仔细想想,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仙盟需要定期对王崎进行道心评估。

    而辰风也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

    他和艾轻兰正好结束了新一阶段的工作,然后就带着自己的儿子出来旅游。而正好,这边需要一个阳神阁修士对王崎的道心进行干预——并且还得是王崎能够接受的那种。而与王崎交情不错的辰风就成了首选。

    辰风接受了这个任务。他和艾轻兰,原本就是来探望王崎和陈由嘉的。由于王崎已经沿外道证得长生道果,所以享受了逍遥修士的待遇,一时半会回不了神州。

    而正好,最近第一批凡人移民,也被送往他乡。所以,他们就申请过来游玩一番。

    也得亏是艾轻兰地位不凡,不然现在这种运送力量紧张的情况下,单纯的跨星际探亲访友,还不一定批得下来。

    当然,这也与移民政策的逐渐变化有关。

    随着移民计划的推进,暗部三司进一步的进入普罗大众的视线。而他乡,也不能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地方。让一部分人在本土、他乡之间来回走动,也算是对殖民大业的一个宣传。

    要是早几年,艾轻兰地位再高,也并不一定能轻易过来。

    既然本身是来寻王崎,那辰风自然是顺便接下这个工作了。

    他倒也好奇王崎现在的状态——不过,他却根本不相信,王崎会被这种预言的压力所压垮。

    果不其然,他很快就从陈由嘉那里,听到了完全不同的说法。

    王崎居然对那劫难有异常的狂热之情。

    这倒是个很有价值的线索。

    所以,正式约谈王崎的时候,辰风就顺着这一条线索说开了。

    对于王崎的回答,他不意外,但仍觉得不正常:“你对这种情况持有狂热情绪的理由是什么?”

    王崎叹息:“这个时间图灵不可计算。”

    “图灵不可计算……”辰风问道:“有什么意义吗?”

    王崎斜着看了辰风一眼:“就这么说吧,算器呢,只能执行图灵可计算的指令。只有可计算的问题,算器才能够进行计算。而另一方面,算器是模仿魂魄的事务。也就是说,魂魄也只能计算可计算的问题——我们进而可以推得,法术也是一样……”

    “我大约听明白了。”辰风说道:“你好久以前,是不是讲过这个话题来着——人没法证明,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裸露的魂魄,自己所感知到的一切,都来自于一个幻术法阵。”

    王崎点头。

    “但是,这样不合理啊!”辰风说道:“幻术又不是不能达成‘命中注定’的错觉——我只要先向你灌输一个‘命中注定’的感觉,比如说注定会在某时某刻发生某事,然后再让这个感觉真的发生。你看,只要写好剧本就行,对吧?”

    “重点不是这个。‘我是不是虚构的’这个不具备可证伪性的问题,没有被讨论的价值。”王崎说道:“重点在另一边——这种事件的成立,就意味着超越逻辑得到答案的希望。你能明白吗?”

    “希望?”

    “大概。”王崎说道:“就算是我们这样渺小而拙劣的个体,也有理解这个宇宙真理的机会。”

    辰风点了点头,记下了这一点,然后问道:“话说回来,你是否时常感觉,自己是一个虚幻的个体?”

    王崎一愣,继而摇头:“这个不具有‘可证伪性’的问题,没有讨论的价值啊。”

    辰风反问:“万一这一条逻辑,也是一个幻术植入你体内,避免你深究这类问题的呢?”

    王崎失笑:“诡辩?”

    “就是问问,没别的意思。”辰风的手指在“道心评估”一栏轻轻划动,却没有运转灵力,录入任何灵犀。

    他确实在这个问题上有些许怀疑。

    在他抛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王崎的第一反应始终是“不具备‘可证伪性’的说法没有讨论的价值”。

    这当然是一个今法修典型的说法。或者说,“可证伪性”就是今法的“理论”必须具备的东西。一个理论,不能仅仅因为内秉的逻辑无矛盾,就判断它成立,而是说,一个东西本身必须要有可以被否定的可能,才能算是一个“理论”。

    否则,就只能算是“信条”或“信仰”了——因为你做出这个东西,就没有给别人“质疑”的机会。

    没错,这是很理性的思考。

    但是,终归是存在“感性”这种东西的。

    在有些问题上,人会有本能的情感倾向。

    但是在自身“是否真实”的问题上,王崎的情感倾向非常不明显。

    这在一些修士身上,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王崎却陷入了沉思。

    他不自禁的回想起了自己还是凡人的时候。

    那个时候,距离现在,也不过三四十年的样子吧。

    感觉却像是隔了一辈子。

    “曾经有过动摇吧。”王崎说道。

    “你还真的有动摇了?”辰风语气如常,手指却不禁用力起来。

    “我和其他小孩一比,那是又天才,又早慧的。小时候嘛,七想八想的,就吧自己绕进去了。”王崎说道:“嗯,就是这样。”

    他的语气轻松。

    辰风追问道:“那么,你现在追求真理,或者说‘求道’,是想要消除这份疑惑吗?还有期盼龙皇所预言的‘劫难’,也是出自于类似的理由吗?因为它们让这个世界看上去更加真实?”

    王崎沉思起来。过了片刻,他才开口道:“我觉得我已经不大在乎这个问题了……只不过,想要消除‘未知’、‘惊异’带来的不安,是人应有的情感吧?”

    辰风点了点头:“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现在幸福吗?”

    “……兄弟,这个话题是不是太跳跃了一点?”

    “这一通问题有内秉的逻辑。分析的时候,不一定会按照我提问的顺序进行。而且,我也不能将这些逻辑告诉你,否则,以你的智慧,伪装成一个正常人也不难。”辰风一本正经的说道:“请回答问题,这位患者朋友:你对你现在的生活——不单指求道,而包括尘世的生活,感到满意吗?”

    王崎思考片刻,最终点头:“还行。”

    “是或者否。不需要表示程度。”

    “是。”

    “嗯,我了解了。”辰风之间颤动,瞬间写下一行判断,然后将那板子放入一个特质容器之中,再贴上封条:“啧,之前上头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死了呢。就现在看,你这祸害的道心真的,虽然蛮扭曲的,但还真看不到崩溃的迹象。”

    “那么,大夫朋友啊,我的病有救咯?”王崎语气带着几分讥讽。

    “性格长期扭曲,现在矫正,迟了。不过……”说道这里,辰风的灵识微微外延。

    王崎顺着辰风的灵识感应过去。这个半球正是夏季,高纬度地区已经进入漫长白昼。冰雪消融、草木疯长。他看到艾轻兰、陈由嘉正带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在那玩。由于本地虫子不识得神州生灵,所以都不用担心小孩子受蚊虫叮咬。

    那孩子似乎刚学会走路,走的摇摇晃晃的。陈由嘉小心翼翼的松开了扶着孩子的手,一脸担忧。反倒是艾轻兰那远处笑着冲自己儿子招收。

    “啧啧,我寻思着,你其实可以生个女儿的。”

    “啊?”

    “嗯,养个女儿很好啊。说不定你这家伙因为有了个女儿,就能改一改自己的性格呢?”

    王崎叹息:“我寻思着,你的下一句话是‘要不要结个娃娃亲’……”

    “如果你真有了,也可以考虑啊。”辰风思考片刻,点了点头:“可以有嘛。”

    “别说我没有,就算我真有女儿,也不可能便宜那个小胖墩的。”王崎挥挥手,乐了:“话说回来啊,你不觉得你儿子太胖了一点吗?”

    “略高于两岁儿童平均体重,很匀称。”辰风带着高高在上的神情冷笑道:“你嫉妒不来的。”

    “总觉得你的脑子是被你儿子踢坏了。思维方式都变了。”王崎叹息:“我嫉妒这个干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