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一十一章 大会开始【第四更】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不周之算”后,王崎已经成为了一个符号。

    他象征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也象征着万法门乱世的开启。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过去关注过王崎。

    但是,这五年之中,王崎的沉默,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

    王崎好像并不关心万法门的这一场内乱。

    除了编写《原算》、编写《形式语言学》之外,他也就偶尔对凝聚之道的学者交流一下。

    离宗连宗的纷争,好像与他无关一般。

    但并非是所有人都这么看的。

    有人觉得,形式语言学的出现,就是在为陈由嘉的型论铺路。陈由嘉的所有行为,都是出自其道侣王崎的授意。

    而也有人觉得,苏君宇的所作所为,都是当年“不周之算”的自然延伸,苏君宇继承了王崎的想法。

    也有人觉得,连续统和不可达基数,都是王崎的布局。

    按照王崎的性格,这个时候,一定会有什么大新闻会被搞出来。

    所以,基派众人一出现,就被所有人关注了。

    但很快,万法门宗师们就疑惑了。

    “王崎并没有来?”

    这个消息,却是让他们措手不及。

    王崎为什么没有来?

    所有人都觉得古怪。

    最终,有连宗修士嘀咕:“莫不是因为龙皇的批言?”

    这个说法,确实是有道理的。

    五年之前,龙皇就通过“前知”,给予王崎警告,让他在未来的某个时刻紧守心持。

    这恰恰就说明,在那十年之内,王崎道心沦丧的可能性,比所有逍遥修士都要高。

    ——恐怕王崎自己也是心有所惧吧?

    ——所以,他才缺席了这一场论战!

    这种猜测,原本就被人提出过,只不过之前很有市场而已。

    而现在,人们惊讶的发现,这似乎……

    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啊!

    人群之中,爆发了小小的骚乱。

    然后,就迅速平息。

    这万法门的乱世,确实是因为不周之算而开启。

    但王崎这四五年的沉寂,却也使得这种威名渐渐沉寂下去。

    对他们来说,一个王崎的缺席,也算不上什么。

    现在,就在这里,万法门的未来将被决定。

    要么涅槃重生,再续辉煌,要么,就此走向没落。

    这是万法门的大势,不是一个王崎的在或不在所能够干涉的。

    大宗师们是这么想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基派众人,则跟随冯落衣,走入了万法门门派的中央。

    万法门本事一大片群山,中间被人为的改造成平地。

    而现在,为了一场论战,所有位于中央的建筑,都被夷平或挪走,全部用来布置蒲团,供参与论战的修士们安坐。

    基派众人,也算是这一次论战之中的核心团体了。

    别的不说,光是苏君宇的“力迫法”,就足够为他们争到一个靠近核心的位置。

    但核心,却并不是一个好呆的地区。

    在基派的旁边,就是歌庭派。

    已经多年没有露面的算主就坐在众人的前面。而他的身边,则是歌庭上一代领袖,云中君柯兰荫。算主的众多弟子,甚至柯兰荫的弟子们,就坐在他们身后。“环流仙”艾若澈在内的众多巅顶逍遥,便将气势连成了一个整体。

    只有何外尔,歌庭现任领袖何外尔,颇为不合群的坐在边缘,仿佛不是这个群体的人。

    他一个连宗,和一群离宗,确实格格不入了。

    平素里,不涉及这根本的大道之争时,大家还是师徒情深,同窗谊厚。

    但现在这个场合,他只能游离于歌庭之外。

    这是歌庭这个大派最近数百年精华所在。

    每一个歌庭逍遥,都是名流史册的大人物。

    而在他们正对面的,是算君,以及少数少黎派修士。

    与歌庭派众志成城不同,算君是一个人。他的气机,就是孤零零的在哪里。

    但是,谁也压不垮,谁也吹不散。

    不同于算主满脸严肃,算君这一次甚至就是在闭目养神。

    由于忙于兽机关集群的开发工作,所以算君并没有讲道的打算。

    或者说,这论战本来就不是他感兴趣的领域。

    前面几年,他都与王崎一样,几乎不说话。

    但是,他却依旧位连宗站场。

    倒不如说,只要算君庞家莱坐在这里,离宗修士的心里压力就要暴增数倍。

    谁讲道的时候,都必须胆战心惊。而若是这位煞神开口,说不定就是一位修士道心跌落。

    雪国主柯寞歌避过了歌庭派的锋芒,与算君、少黎派形成掎角之势。

    而雪国主身后的逍遥修士,甚至比歌庭派还要多一些。

    范德也赫然在列。虽然他只是新近正道,但是由于积累浑厚,境界奇高,法力增长奇快,。所以反而还要强于许多逍遥。

    而雪国主与算君,有隐隐形成了一个阵势。

    这个阵势所针对的,并非歌庭,而是缩在一个角落里的海霆真人。

    海霆真人面容枯槁。看起来,比道心崩溃过的歌庭派两代领袖都要糟糕许多。他本就因为歌庭派的“相对一致性”而首创,又连续被连宗同道打击,却是伤上加伤。

    只有几个逍遥与他坐的不远。

    但在这股恐怖气息的压迫之下,竟都是噤若寒蝉。

    而基派的另一边,却是机老图灵,及其授业恩师,千机阁上一代领袖邱奇真人。

    邱真人乃是函数式编程的开创者。他所创立的函数算法,甚至比图灵机的概念还要早。

    而同时,邱真人也是元算之算的参与者之一,只不过涉足不似图灵真人那样深入。

    但却也是一代传奇了。

    在基派众人落座的时候,算君,算主皆是心有所感,望了过来。

    那一瞬间,基派众人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猛虎盯上的小兽一般,战战兢兢。

    这并不是气息的压制。这种手段,算君不屑为之,算主更不会如此行事。这是心里层面的负担。

    算主是万法门上代领袖,元算之算这一伟大计划的发起者,曾经算学家的精神信仰。

    而算君更是活着的传奇,是几乎在每个领域都留下自己名字、永久改变了算学本身的伟大算家。

    可以说,这些人入道时读的书,都与两位算家有关——这还不是他们本人写的,而是其他人对这两位强者研究成果的转述。

    所有万法门弟子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中成长的。

    所幸,这两位也只是看了一眼而已。

    在发现王崎不在之后,算君就收回了目光。而算主则打量的苏君宇几眼。

    反倒是算君身后的梵巴赫,视线更可怕一些。

    雪国主对歌庭的到来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但是范德大师却颇为友善的点了点头。

    雪国派整体来说,对基派还是恶感大于好感的。毕竟,连宗离宗的区别,也不是说消除就能消除的。但是,范德大师与王崎还算有一段同僚的经历,另外,雪国派也曾和基派交流拓扑学的事情,交情还可以。

    这大约就是“理论有分歧但私交不断”的典范了。

    海霆真人神情死寂。他似乎已经神游天外,物我两忘了。

    其实他是可以不来的。

    可构造类是一个不可证的东西。它不会被否定,也确认是安全的。

    但是,在这种场合,他不能不来。

    作为万法门弟子,作为算家的本能,使得他不得不来。

    而在这里,就连逍遥修士,都只能蜷缩起来。

    这是万法门最惨烈的一战了。

    而所有万法门修士,都关注着这里。

    关注着这个被离宗连宗、六大派系共同注视的中央空地。

    “妈耶,紧张。”苏君宇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的手汗。炼虚期修士,任何生理反应都应该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才对。

    但是,紧张的情绪,却使得这种能力似乎失效了一般。

    这绝对是历史性的时刻。

    越来越多的高阶修士、逍遥大修出现了。

    那些更为早期的逍遥修士,多少有些跟不上现在的圈子。但是,他们却也展露出气息,泾渭分明的支持或反对某一派。

    每一个万法门修士,其实都对这一场论战有诉求。

    两千年来,无数精英的目光,尽数汇聚于此。

    陈由嘉感觉脑子一阵阵的发昏。

    就在这时,一股暖流从她的后颈流入身体。

    陈景云就站在她的身边。

    陈由嘉咬咬牙:“你是门主,站在这里,没问题吗?”

    这时,总需要少数中立派来主持的。

    “你是我的女儿。”陈景云说道。

    “嗯。”

    陈景云沉默派片刻:“由嘉。”

    “嗯。”

    “我,由衷的,为你感到骄傲。真的。”

    “嗯。”

    尽管依旧没有多少话,但是父女两之间的气氛,已经平和许多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渐渐的,入夜了。

    这中央,也渐渐坐满。

    陈景云有些奇怪:“王崎不会来吗?”

    他注意到,基派似乎没有给王崎留位置。

    陈由嘉解释道:“他来,也不需要位置。”

    陈景云不再说话了。

    就在这时,一个满头乱发如同狮子般的老人出现在万法门的正中央。

    太一天尊拱了拱手:“诸位万法门的前辈、同道。几百年前,我曾在歌庭求学,也算是半个万法门弟子。这一场法会,就由我来主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