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六十三章 梦中花·救济之始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原本是有些奇怪的。不过,见到你之后,就不奇怪了。”王崎如此说道:“我可以肯定,救济天魔王之所以不走仙路,是因为你们。”

    法文帝叹息:“看起来,你对我们火之民知道得很多。”

    玄牝之门。或者说,仙路的主体部分,是为长生者而设计的。

    长生者之下,若是修为不足,强行进入仙路,只会被仙路的灵气环境搅乱体内灵力运转,引发连锁反应,最终一命呜呼。

    除非他们进入假死状态,然后有一位长生者暂时将那些非长生者纳入自己的循环之中,将他们暂时当作自己的一部分。

    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进入仙路。

    但是,火之民是用不了这个法子的。

    并不是每一种生物都能够假死的。

    比如说,大多数火之民都没有假死的能力。

    就比如他乡上少数几个明族好了。

    目前,也就那几个明族可以穿过仙路罢了。这些都是哲明会历年以来积累的天才。

    在领悟到狰狞一体之后,哲明会便研发出了这样一门新的修法。

    大约是合体期的时候,就可以尝试,瞬间燃烧自己的积累,以外道的形式完成炼法,登临长生。

    仙盟招揽他们的目的就是研究真炎神功法。而真炎神功法又确确实实是火之民独有外道。由于有了更新的理论指导,有了神功残卷,所以他们这么炼,成功率反而上去了。

    只不过,火之民外道转正法,却是困难了许多。

    两种修法切换本身就有一定的损耗。元婴正法积累足,底子厚,尚且能够支撑这种消耗。但是外道却是燃命燃灵,一步不能退的,稍有差池就失去长生,也失去生机。

    所以,以狰明功法积累到合体期大圆满,以狞明功法突破,却是最好的选择了。

    可就算他们找到了捷径,真正可以来往仙路的,也就那少数几个个体而已。

    像其他难民种族那样举族搬迁,却是办不到的。

    火之民是没有假死的。

    土之民、风之民乃至部分水之民都有一个物质层面稳固的身躯,以记录一个“结构”。但火之民多半是没有这种身躯了。一团高能粒子裹挟灵力,在无序翻滚之中随机出现某种秩序、瞬间涌现出生命的时候,火之民的肉体才算是成型。这个物质层面的身躯却没有稳定的结构,不能记录什么信息。

    所有的信息,所有的结构,都只有在流动之中才有意义。

    若是火之民的生命中断,那么那一段被灵力场约束的高能粒子,也就散了。

    而土之民尤甚。它们生与死的界限甚至都非常暧昧。

    弥师兄·王崎可能已经不记得他就是利用这个概念,玩了一出文字游戏,最后成功击杀了那个只有他十分之一智商的大敌。但这个概念他还记得。

    火之民没有“假死”。他们就只有“生”和“死”两种状态。

    火之民难民如果有未成仙者,那唯一的出路,应该就是像真炎神那样吧。

    “我早该想到这一点的。”王崎说道:“我只是以为,救济天魔界船首的那个……仿星之炉,是为了给这里提供生机,却是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一支火之民。”

    想不到,这个答案竟然如此简单。

    救济天魔王就是为了一群难民才不走仙路的。

    只是因为这群难民没有假死的能力。

    “其实很久之前,我们也曾经想过,在族内禁止生育,直到全员都有长生境界,让天魔王大人摆脱这一重桎梏。”

    “但是,天魔王大人禁止了这种行为。她说,这样做,她就与那些她所厌恶的天眷遗族没有任何区别了。况且,我们禁止了自己的生育,就等于是自绝一族,那这样,她救我们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终归不是所有生物都可以修到长生境界的。

    就算是天眷遗族,也偶尔会出现一些“废物”。

    法文帝语速很慢。即使“语气”这种东西很难在不同生物之中传递,王崎也大概能够读出一点端倪来。

    法文帝对救济天魔王的情感非常真挚。

    感激,敬仰,尊重,夹杂着一丝愧疚。

    感激她拯救了自己的族群,敬仰她拯救苍生的慈悲行径,也愧疚于自己族群对救济天魔界的拖累。

    如果不是因为收容了火之民的难民,救济天魔界也就可以在仙路之中来去自如。

    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只能在星海之中缓慢移动。

    那样,也必然会有更多的余地,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吧?

    法文帝是如此想的。

    “救济天魔王最开始的时候,是一个普通的修士。我们都不知道她的故乡在哪里。或许已经毁灭了吧?她只说过,自己曾经沦为天眷遗族的仆役,代天眷遗族去探索某个遗迹。”

    王崎点了点头。他现在这方面记忆已经被全部删除了,所以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然的话,他必定会有所联想。

    天眷遗族很少捡垃圾的。倒不如说,全宇宙都是他们玩剩下的垃圾。

    至于天人大圣的遗产,绝大多数都在两亿年前寂圣那最后一击的余波中毁灭了。就算有残存的,也早就被瓜分了个干净。

    天眷遗族是没有多少需要探索的遗迹的。

    而就算要探索遗迹,他们也不至于抓弱小的原住民。原住民太弱,多半连送死的价值都没有。点化妖物、培养眷族对他们来说非常简单。

    整个宇宙,值得天眷遗族这样小心翼翼、大费周章的遗迹,或许只有一处。

    那个黑星曾经去过的地方。

    “她在那个遗迹之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处。她的进步,甚至都超过了天眷遗族的想象。到了最后,她反击出来的时候,在场的天眷遗族一时不慎,居然真的被她逃出生天。”

    “一个拥有前知之能的人,也就只有同阶强者可以与之博弈了。那个天眷遗族没有多余的人手派来追击,所以,最终也就不了了之。”

    “但是,救济天魔王却觉得,自己的不幸,皆是因为天眷遗族而起。她后来又去了好多个地方——或许是因为巧合,又或许是因为,相对于那个瞬间来说的‘未来的她’,就是想要让自己走上这一条道路。所以,她在自己所前往的那些世界里,目睹了天眷遗族的暴行。”

    “救济天魔王觉得这是不合理的。不管是天眷遗族还是普通生灵,都应该算是平等的生命。为什么天眷遗族就可以这样践踏弱者?仅仅是因为天眷遗族的历史更悠久,所以更加强大吗?”

    “她最终与某一个天眷遗族的同阶强者展开了大战。根据她透露的消息,那一战,她战败了。但是,那个天眷遗族的强者却没有杀死她或者封印她。相反,那个前知者对她表示敬佩。”

    “前知者觉得,当初的天魔王,或许才符合天人大圣的理想吧。他说,‘你就应该活在那个宇宙的田园时代的’。”

    王崎点了点头:“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元婴法一直注重心持,便是因为凡人的精神是经受不起永恒的折腾的。时光不只是会催人老,还会消磨他人的意志。所谓的“天长地久”,多半是在有限生命之下许下的诺言。时间久了,就连“理想”的力量也未必能够约束住一个仙人的心性了。

    天眷遗族鄙弃许多长生者为“兽”,便是因为他们只是为了长生而长生。他们的心持全是为此而存在的。在抵达长生境界之后,他们若是没有寻找到新的意义,那永恒的生命和永恒的虚无也没有区别了。

    能够数千万年如一日的去做某件事的人,都很可怕——都很了不起。

    至少,救济天魔王当初如此,至今也是如此。

    “嗯,是啊。”法文帝叹息一声:“天魔王大人一向如此。”

    “那一次失败,让她开始有意识的探寻两亿年之前天人大圣的故事。由于她是前知者,所以,只要她想要知道什么事情,就一定可以知道什么事情。一番波折之后,她知晓了过去天人大圣的故事,了解了元婴法的真意……”

    王崎突然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她的答案,就是这个幻界?”

    “嗯,没有错。这个幻界。她想要尝试出一个途径,让不同的生灵和谐的共存。既然,物质上的感官、修为的高低、血脉的差异都会造成分歧,那么她就以自己的方法抹平这一切差距,建立一个和谐世界。”

    “与此同时,她也想要去拯救那些因这个宇宙的残酷现状而备受压迫的众生……就连故乡都被夺走的众生。”

    王崎咂舌:“真是……”

    “你是想说不切实际吗?”火之民笑了笑:“救济天魔王不是那样的。她也没有拯救所有人的妄念——她只不过是想要拯救那些出现在她视野之中的受难者罢了。”

    王崎笑而不语。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确实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有限前知者的前知之能,与时间无关,与空间无关。

    只关因果。

    救济天魔王想要拯救所有有可能与她结缘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