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九十五章 前知之秘【3】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刚才在思考啊……如果您或者龙皇陛下干涉了这个救济天魔王的成长,导致未来的她和现在的她出现了根本性的分歧——比如说,未来的她根本不认同现在的她……”

    “这种事很难发生。”妖皇陛下断言道:“或许可以施加影响,但她自己的心意,始终是最为关键的——外物很难改变。”

    “但理论上还是可以改变的吧?”王崎说道:“您这个境界都会觉得累不是?”

    妖皇神色怅然:“是啊……这个问题……”

    他顿了一下,然后问道:“你相信天命吗?”

    王崎道:“原本是坚决不信的,但自从见过美神之后,也无所谓信不信了——所谓‘天命’,也只是自然语言中创造的模糊概念罢了。我们只能看见有限的集合之中的一组元素而已。”

    妖皇扶额:“抱歉,是我的错,我不该这么跟你对话……就这么说吧。有一个少年,他是不信天命的——他不相信有冥冥之中的命运主宰自己。如果这个命运是人的意志,那么就让这个人见鬼去。如果这个命运是天的意志,那么就让这个天换新貌。”

    “但很久之后,他才知道,这个天意,其实是他自己的意志。不是别的他不认可的自己,而是过去的、未来的包括现在的他的一个整体。这是他的天意。”

    妖皇摊开了手,看了看:“我们的意识,从来都是顺着时间顺序的。或者……用你们的话来说,熵量的方向,宇宙膨胀的方向,心中时间的方向,恰好是一致的。我们所知道的自我,不管是谁的自我,都只能顺着时间的方向流淌吧?但过去未来归于一身的这一瞬间,我们的生命本质就已经超过时序了。自我意识本身就驾驭不住的。我们很自然的成为一个庞大生物的潜意识之下的一部分。”

    “这个问题,如果你不去思考的话,甚至不会察觉到它的存在——就好像凡人不思考我之为我这个论题一样可以过活,我们不需要思考这个东西,只需要享受未来与过去带来的力量就好。”

    “但偶尔我也会想……我们是将自己修成了天意吧?那么,我们现在的这种卑微自我,在设计元婴法的天人大圣面前,又是什么呢?”

    王崎自动过滤掉了妖皇陛下的伤感,思考道:“那也就是说,如果一个遥远未来的自己,想要给过去的自己传递灵犀,那就必须要得到中间所有自己的认可?每一分每一秒都必要?”

    “这倒也是个问题。”妖皇也思索起来:“虽然我个人感觉,遥远未来彼端的我,在情报上具有更大的优势,或许权重更大一点……而且这逆时序的过程也非常的困难,但说到底,这是一个本能的过程。”

    人不需要理解细胞膜离子通道,心脏就自然而然会跳动,不需要理解中心法则,就自然而然的知道如何繁殖。

    这个过程不需要知晓原理,也不需要知晓过程的详细情况。

    实际上,过去未来归于一身的本能,它也是这样运作的。

    不需要知道原理,也不需要知道过程。

    甚至连怎么决策的都不需要知道。

    最终的结果,必然会引导向一个自己能够接受的决定。

    因为它必定是自己做出来的决定。

    救济天魔王不在乎生死——她时时刻刻都不在乎自己的生命,所以她看不到自己的死兆。

    这也是求仁得仁了。

    王崎却不由得思考了起来。

    “难道说……这里面还有个共识算法的问题?”

    或者说,过去未来归于一身的强者,其功体之内,说不定会包含着一个共识机制。

    共识算法,得从一个“不可解的两个将军问题”说起。

    两个将军在攻击同一个敌人。将军甲被认为是主帅,将军乙则是副将。每个将军的军队都无法仅靠自己的力量成功打败敌军,所以他们需要合作并同一时间发起攻击。这看起来是一个简单的情况,但有一点要注意:

    为了两军的沟通和决定作战时间,将军甲必须要派遣一个信使穿过敌人的营地去把攻击时间告诉将军乙。但是,信使可能会被敌人抓住因而信息无法传到友军。那会导致将军甲发起攻击时,将军乙和他的军队还待在原地。

    即使第一条信息传到了,将军乙也需要确认他收到了信息,所以他要派遣一个信使回去,因此重复上一个信使可能被抓的情况。这种情况会延伸到无限,两位将军将无法达成一致。

    没有任何办法可以保证第二个要求,那就是每个将军都要确保对方同意了攻击计划。两个将军都总会怀疑他们最后的信使是否能到达。

    ——因为信使无法到达的可能性总是大于0,所以将军们永远无法以100%的自信达成共识。

    在地球,这个问题被称作“拜占庭将军问题”。

    而拜占庭将军问题,还有一个升级版本,叫“两军问题”。

    “两军问题”当中,两个以上的将军需要对攻打他们共同敌人的时间作出统一。而可怕的是,其中一个或几个将军有可能是叛徒,意味着他们可以对他们的选择撒谎。

    数学家经过一系列详细论证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当叛徒的数量小于三分之一的时候,算法就可以达成共识。

    这也就是区块链技术的核心。

    它无需一个中心,无需指挥众将的“指挥部”。只需要三分之二以上的成员认可一个指令,整个系统就可以达成共识。

    也正是因为如此,区块链难以侵入——它不畏惧内部叛徒。任何一个节点的叛变都无关紧要。而想要劫持掉三分之一以上的节点,付出的代价又会过高。

    理想主义者将之视作对抗暴政与集权的手段,犯罪者将之视作法外地带。

    难道说,多于三分之二的“自己”认可了某个未来流向过去的前知,那么当前节点的自己不认可,也只能接受?

    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

    于是,王崎问出了下一个问题:“那么,妖皇陛下,前知者的斗战,是什么样子的?”

    他倒是知道把握这个机会。

    龙皇陛下一向是保密主义者。他或许是不希望自己选择的历史,将人族限制在自己知道的历史之中,而是期待人族带来自己不知道的改变。

    但他让王崎来对抗身为前知者的救济天魔王,是否可以认为……龙皇陛下已经默许了这种事情的发生呢?

    当然,这种事情王崎是绝对不会直接去向龙皇确定的。至少在遇到龙皇之前不会。

    他会利用这个机会,好好问妖皇几个问题。

    妖皇反问:“你觉得是什么样子?”

    王崎思考片刻:“完全信息动态博弈?”

    完全博弈是指在博弈过程中,每一位参与人对其他参与人的特征、策略空间及收益函数有准确的信息。不完全信息博弈是指至少一个参与人对其他参与人的信息了解的不够准确,或者不是对所有参与人的特征、策略空间及收益函数都有准确的信息。

    静态博弈是指在博弈中,参与人同时选择或虽非同时选择但后行动者并不知道先行动者采取了什么具体行动;动态博弈是指在博弈中,参与人的行动有先后顺序,且后行动者能够观察到先行动者所选择的行动。

    正是因为如此,博弈可以分为:完全信息静态博弈,完全信息动态博弈,不完全信息静态博弈,不完全信息动态博弈。

    完全信息动态博弈,就好像下棋一样。双方都知道棋盘上的全部信息——当然,仅限围棋,五子棋。

    军棋的暗棋、翻棋下法,都属于不完全信息动态博弈。

    前知者的战斗或许就是这样的。他们的战斗并不仅仅是发生在现在,更在过去,在未来。在他们看来,这些战斗甚至都有可能是同时发生的。

    前知之能,不看距离,不看时间,只看因果。

    或许当两个前知者决定对弈的时候,甚至只要他们有可能敌对的时候,他们就会开始战斗。

    对于前知者来说,宇宙只是棋盘。所有的一切因素——甚至包括过去和未来的自己,都是棋子。

    妖皇点了点头:“蛮……生动的比喻。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您刚才说,救济天魔王有可能是与魔帝的博弈之中,误认为解放魔帝就能什么什么的。”王崎说道:“就这样……自己瞎想的。”

    “如此,倒也不能说错。”妖皇摇了摇头:“不过我仔细想了想,如果我的日子真的跟你描述得差不多,那我还是抹去自己的灵智,创造‘自己不存在的未来’好了。”

    “首先,有限前知终归是‘有限’的。我不能知道什么太多的事情,只能知道自己在意的信息,而且还往往是只言片语。这甚至得在可预见的未来之中实现。有的时候,它甚至也只比‘智慧洞见’强一点而已。”

    “其次,就像我刚才说的,有些时候,博弈的真的未必是我们所谓的‘自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