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五十七章 非实在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看着在蓝色光焰之中化为黑雾的黄昏、真晓两姐妹,阿速台勒后腿一软,跪坐在地上。

    无法理解。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明明还记得,自己和黄昏、真晓两姐妹在第一营地的攀谈,还记得他们在冰湖营地突破真仙的喜悦,还记得联手对抗黑雾的那一个瞬间。

    那……为什么……这明明……不对……

    “这些……都是假的?”他手上生出骨质层,用力拍击自己的脑袋:“我们曾经交心,我们曾经……我们曾经同生共死,这是假的?”

    后蚩是不拘血脉的。任何生物都可以成为后蚩。所以,后蚩与他者交往,也不会注意血脉什么的。他们不会因为一个个体是天眷遗族就对他尊敬有加,也不会因为一个个体出身土著就加以鄙视。只不过,天眷遗族底蕴很强,多义更容易出后蚩眼中的“高素质人才”。

    阿速台勒是真的和“两姐妹”交心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我也记得……”阿紫绿绿【紫外】也开口道:“黄昏是一个很好的剑手……”

    云神稽古沉默了片刻,将灵识集中在王崎身上。

    而王崎正在思考。

    “从技术上来说,刚才的怪物确实可以留下尸体,让我们这个团队内部分裂才对?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奇怪……”

    王崎看了阿紫绿绿【紫外】一眼:“你也记得黄昏和真晓两姐妹的事情?”

    “嗯……不,我只记得自己确实是和黄昏有过共同战斗的经历。但是……她的妹妹……”阿紫绿绿【紫外】语气不是很确定:“我们真的走回了自己的历史吗?是不是因为我们是来自于一条只有黄昏而没有真晓的历史?然后我们走到了一条……只有黄昏和真晓都在的历史,然后你就误会了,就……”

    “没有黄昏,没有真晓,没有两姐妹。”王崎用力回收:“没有,没有!你们被黑雾入侵了,所以记忆改变了,只是……”

    “我一开始还以为,这种入侵是发生在肉体层面的。通过化形法的高级应用,瞬间架构出瘟毒。”王崎看了看刚刚散尽的光焰,手掌握了握。

    ——就手感来说,确实很像是化形法的成就。

    但现在的问题是,已知的化形法之中,没有可以针对火之民的修法。

    化形法是针对所有具有血脉根、具有表达过程的生灵的。或者说,化形法涉及了中心法则及其一切补充条目。

    但是火之民和水之民都不属于化形法的范畴。

    妖皇陛下逆生血肉,那是另一个更高的境界的,不是单纯的化形法就能概括的。

    按理来说,阿紫绿绿【紫外】的记忆不应该被修改。

    ——不,修改火之民记忆的手段,好像……我碰巧也会……

    王崎咧了咧嘴。

    ——难不成黑雾真的也是我?未来的我这么没品?

    云神稽古开口道:“按照你的那个时空理论,你真的可以证明自己没有走错吗?”

    “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我走错了吧?”王崎如此说道。

    云神稽古道:“我们的记忆……我们的记忆不一样了。”

    排除一些客观因素和人为恶意造成的信息缺失、隐瞒,在正常情况下,一个历史之内的所有人,对历史的记忆都是共通的,不会产生太大的矛盾之处,时间悖论不会被观察到。

    这是有限前知选择历史的结果。

    而现在,记忆发生了矛盾。

    王崎扶额:“所以说啊……我真的觉得把你们砍了我一个人上路比较轻松。那个家伙能够感染你们,却无法感染我。他暂时还做不到,明白吗?而且你们也确实看到了吧?他们最后的样子。”

    “你是龙族眷从,精通化形法。”稽古说道:“而我知道,化形法是一种在细胞乃至肉身操纵领域有着极大优势的特殊妙法。你杀了她们,然后改造她们的每一个细胞,也是一样的道理。对你来说,这种事情,一点也不难。”

    阿紫绿绿【紫外】感觉自己的意识快要崩散了,体内的高能粒子也几乎束缚不住,就要化作辐射溢出。

    “我到底是谁?我经历了什么?我但是记忆真的可靠吗?”阿速台勒喃喃自语:“我所经历的一切,是真的?涉及了改变过去的大神通?还是……还是……这一切都是单纯的幻术?”

    王崎呲牙:“啧啧,精神、情绪……真是不可靠的东西。”

    云神稽古崩溃道:“我们的记忆,难道比这个宇宙更加难以理解吗?啊?”

    这一瞬间,他模糊了“真实”与“虚假”的界限。

    什么是“真”?什么是“幻”?

    我过去所经历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吗?

    我的记忆,真的有资格作为“历史”的鉴定标准吗?

    刚才王崎对我说的话,是不是又是一个幻觉?

    还是说,是他遭到幻觉了,所以得到了错误的推论?

    而经历了这一切的我,是“真实”的吗?

    这个经历,是真实的?还是幻觉?或者被修改过的记忆?

    还是说,我只是一个“可能存在的历史”,而刚刚被迷宫创造出来?

    看着其他人的样子,王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黑雾之所以不留下尸体,是因为离间这个团队毫无意义……”

    对王崎来说,这些家伙根本就是必要的时候可以杀掉的累赘。这就好比在腿上绑上沙袋,会走得很累,但是锻炼很有效果一样。王崎不介意在腿上绑几个沙袋,换取天眷遗族的信任。

    但是真的要逃命的时候,这些沙袋自然是要扔掉的。

    所以,离间之计毫无意义。

    除非黑雾一开始就单纯是想让这些拖后腿的死。

    但如果黑雾单纯想要这些拖后腿的命,那根本就没必要这么麻烦。

    “想要动摇他们的道心,然后进一步让我动摇?”王崎沉吟:“让我动摇的话,又有什么好处呢?”

    “或许,让你动摇的话,就能导致你和外面的天眷遗族关系破裂吧?”另一个声音加入了谈话。

    王崎抬起头。

    不知何时,另一个人坐在巨树的树枝之上。他身穿深灰色的兜帽长跑,脖子上缠着围巾,手上还拿着一本厚厚的书。

    是王崎最讨厌的硬壳精装书。

    王崎嘴角抽搐:“什么鬼?这是……对暗号吗?”

    “你应该已经领悟到了吧,王崎。”那个黑袍怪人说着,缓缓从树上飘下来。

    “领悟到什么?”

    “记录的意义。”灰袍怪人说道:“记忆,对于三阶以下的人来说,是不可信赖的东西。这种东西,可以被人改变,被人玩弄。你修为低微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东西的妙用,并在另一个人的帮助下,完成的操弄人心的过程。但是,对于你即将迈上的另一个阶梯来说……”

    “记忆必然是可靠的,因为可以随时查阅到‘事件发生瞬间’自己有可能感知到的一切信息——那个瞬间和现在,未来,没有区别。”王崎开口道:“是这样吧?”

    “没错。”灰袍怪人说道:“这就是过去未来归于一身的特异之处。不会有任何‘错觉’,脑子或者魂魄,不会将记忆与记忆混淆。就算不慎被切入新的记忆,你也可以随时查阅过去……”

    “所以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崎问道:“黑雾是什么?也是我吗?是失控的兽机关,还是你准备的试炼?你又是什么?也是我吗?”

    “黑雾……”那个怪人装模作样的将书翻了一页“啊,黑雾,这东西,是吞噬宇宙的邪恶之物,是大害。他们最大的诉求,就是进入正常的宇宙——随便哪个宇宙都行,无论是真实还是虚假,它都不在乎。它只想着吞噬,它也很能吞噬……它通晓几门妙法,并且你也猜得出来吧?”

    “化形法,一门以病原体为主的修法,我不确定是来自于化灵老祖还是元族。”王崎皱眉:“还有第三门?奉神功法?元婴法?”

    “你还没有得到答案。”怪人笑意盈盈:“但是,你必将知道的。”

    “必将?什么时候?”

    怪人不回答,却是翻了一页书,道:“那个黑雾,早在最初接触的时候,就在你们所有人体内埋下的潜藏的后门,并一点点的拼接你们记忆的碎片,将自己的存在剪进去。只不过刚才你离开的时候,它们才全面发作而已。他们的记忆之中,关于这一段冒险的部分,将会越来越不可靠。它们会占据开拓的团队,甚至在不知不觉之中,得到挖出你们深藏的秘密,以骗过你们上面的天眷遗族,然后离开这里——因为它就算意外的离开了迷宫,也会被天眷遗族杀死。它必须伪装,或是寄生,或是替换。”

    这一段话,却是用通用语说的,大家都能听懂。

    众人皆是毛骨悚然。

    王崎皱了皱眉,道:“有没有办法治啊?”

    那人脚一抬,一踢,从袍子下面翻出一把剑来:“请使用这个——我想,具体用法你应该懂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