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零二章 宇历二十四年,人间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宇历二十四年,他乡。

    一个结丹期大圆满,距离元神天关只有一步之遥的青年踏上了他乡的土地。

    “呜呼!”青年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啦!哈哈哈哈!”

    他动了动脖子,从悬浮在万丈云层之上的星梭停靠口岸一曰而下。

    越过云层之后,就是地面之上的无尽繁华。

    灯火一直从漆黑的大气眼神道远方。东方刚刚一抹鱼肚白。

    十五年的时间里,他乡已经彻底改变了。

    不同于有无数已有力量、不好随意修改的神州,他乡一开始的时候,就是只有修士的星球。很多建筑规划,都是按照仙城的标准来的。

    进入宇历之后,尽管神州推行大移民,将人口从故土迁移至他乡,但是,在他乡,修士人口长期占据主流。

    并且,随着仙盟技术的进步,修炼的门槛本身就在不断的降低。

    修士人口的密度自然是居高不下的。

    这也导致了……

    他乡的画风,看起来比神州现代化很多。

    这里到处都是高楼林立的大都市。即使是深夜,街道上也是摩肩接踵。

    青年吹了个口哨:“呜呼!得嘞!小爷从今自由了,所以,不能大半夜出来逛的规矩,也得改改啦!这就是逛个痛快去!”

    ——逛完之后,就去征天司,应征成为征天使!

    青年落在林间小道上,吹着口哨,一步步的走向城市。

    就在这个时候,他周围的光线忽然迷蒙,无数景色碎成一片片的。

    时空度规被改变了。

    青年脸色就变了。

    然后,就是一阵幽幽叹息:“小朊啊……你母亲现在在证见逍遥的关键时刻,你怎么就趁着这个时候逃家啊!”

    青年立刻一脸讨好的笑容:“哎呀!陈阿姨啊!我这次不是专程来探望您和小念妹妹的吗?就是来了吧,也不好意思空着手上门,所以寻思去买点礼品。”

    在他的身后,陈由嘉正双手抱胸,冷冷的盯着青年。身后还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笑嘻嘻的舔着雪糕。

    辰朊心里发怵。尽管这位陈阿姨看着还没有自己高,但是,她就是辰朊自幼年以来最大的噩梦。

    据说,这位陈阿姨掌握这那位传说中的算学天才的书房,手里有无数的算学题,还都是典藏版的。她手指里漏一点题目,就足够亲朋好友家的孩子哭着写上大半年。

    更兼得这位阿姨不苟言笑,表情严肃,堪称辰朊的童年梦魇。

    “好呀好呀!礼品!”那个叫“王念”的小姑娘两眼放光:“我来指定牌子和种类好不好!”

    辰朊表面上很是热切:“好呀好呀!”他过去牵起王念的手,对着陈由嘉挥了挥手,道:“那陈阿姨,我们去逛夜市啦!”

    陈由嘉毫不犹豫的在自己女儿后脑勺上劈了一掌,顺腿将辰朊踹到一边【她不是很想承认,自己不敲辰朊脑门,是因为需要跳起来,很没有长辈的威严】:“带着十三岁的小女孩逛夜市,你好意思!”

    “哎呀!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呀!”辰朊立刻坐了起来:“我可是听我妈说了,我阿爸在我小时候我有意让我跟陈阿姨你的女儿结娃娃亲——小念妹妹不是出生得晚了一点吗?但是,我是真心的!真心的!”

    “略略略!”王念吐了吐舌头,扮鬼脸:“我爹当年就说了,你长得太胖,我才不嫁给你咧!”

    “诶!这很不公平啊!”辰朊悲愤的喊道:“王叔叔当年出发得太早!我发育起来就瘦下来啦——诶?啊!对不起陈阿姨……”

    辰朊意识到自己的话好像不大礼貌,立刻站起来道歉。

    十五年前,她的丈夫因为一些理由,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前往仙天。于是,他和龙族第二强者一起离开了。

    然后就是音讯全无。

    这倒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仙天的时光很是恐怖,或许对于王崎和龙族那位前辈,时间仅仅过去了短短片刻吧

    陈由嘉倒也不是太过担心。王崎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合道极限了。能够杀死前知者的东西很少。前知者就算死亡,也总能重新涌现。就算是黑洞,能否杀死前知者,也只是“存疑”。

    按照灵力维度论的模型,黑洞也有一定可能是无法杀死前知者的。

    王念这个孩子,却是王崎临走的时候才有的。神州没有太多堕胎相关的风气。陈由嘉发现这个孩子之后,就自然而然的将孩子生了下来。好在她如今也是涅槃修士,在养育孩子这件事上,却没有什么压力。

    苏君宇与项琪也帮衬一些。王念也就普通的长大了。

    陈由嘉带着女儿和辰朊,直接遁入都市的茶寮之中,寻了个位置坐下。王念又额外要了几份茶点。

    小姑娘瞪着眼睛等点心的时候,陈由嘉问辰朊:“辰朊,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嗯嗯嗯嗯嗯……”

    “说清楚。”

    若干年算学题积累的威严终于奏效。辰朊叹息一声:“我想去当征天使。”

    陈由嘉瞪大眼睛:“征天司不收元神期以下的修士。你别胡说八道。”

    “我是认真的啊!”辰朊说道:“元神天关而已啦,我咬咬牙就可以突破的。”

    这些年来,仙道技术不断进步。元神天关再也不像过去那样,需要靠十八年的事件慢慢磨。只要凑齐一些条件,就可以使用虚相修法一键元神了。

    陈由嘉有些纳闷:“如果只是这样,那你为什么要……不告而别?你父亲直接通传所有朋友了。”

    “如果我告诉我妈,我妈一定会跟我说‘啊呀,小朊,你现在水平还不够哦,要努力提升自己呀!’”辰朊露出了悲痛的神色:“我妈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水平’,什么叫‘正常人的水平’啊!如果由着我妈的意思来,我这辈子别想出家门了!”

    王念噗嗤一下笑出声。

    “你别笑,真的!小念妹妹啊!”辰朊叹息:“别看我妈平时挺温和的,但我和我爸,在她面前根本抬不起头!她骨子里可强势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一个人!而且她观念严重有问题啊!我二十多啦!不是小孩子啦!然后她都不许我晚上出来逛街!这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但是……”陈由嘉斟酌语句:“你体质有些特殊,一般功法与你体质不大相符合。你母亲专门设计功法给你,也是为你好……”

    “无聊啊!陈阿姨!”辰朊委屈巴巴的:“仙盟的技术进步太快了,一般人学都学不及——我觉得我的性格,就不适合在实证部那种地方玩。我还是希望成为征天使,去观察不同的现象!”

    陈由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有道理……”

    “是吧!陈阿姨!”辰朊立刻眉开眼笑。

    “但我觉得,你母亲应该还是希望你能够在她那里破了元神天关,再走你自己的路。”

    辰朊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陈阿姨……”

    “撒娇也没用。我不吃这一套。”

    辰朊悲愤的站了起来:“那么,事到如今,我也只有最后一招了——苏伯伯!项阿姨!你们在哪里啊!救救我啊!”

    苏伯伯心软,项阿姨人来疯,所以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只要他们灵识凑巧在这一带……

    “噗……”王念喷出半口点心渣。

    陈由嘉揉了揉脑袋,挥手抵消了音波:“好了,别闹了。喝完这杯茶,就跟我去等星梭。”

    在接下来的一刻钟里,辰朊表演了诸多逃生技巧。

    但奈何他与陈由嘉修为差距极大,所有技巧都没有任何卵用。

    最终,辰朊被陈由嘉一道灵力压倒了云上的星梭港。

    她正在等待下一班前往神州的航班。

    辰朊则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说道:“那么,我至少想要见见罗大哥……”

    罗腾宇,王崎的弟子,筑基学派身负厚望的天才人物,据说也是被认定为逍遥有望的著名算家。

    “师哥他最近在攻克很重要的算题哩!”王念笑嘻嘻的说道:“他最近写了不少算经,经常往我爹的书房里面送书。可不像你呀!”

    “他往你家跑得很勤?”辰朊脸色微微一变:“小念妹妹啊!你可不能在这个年纪被男人骗了!”

    “呸呸呸!”王念气得跺脚:“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我师哥可是非同一般的算家!很努力!和你不一样!”

    两个孩子吵闹的时候,陈由嘉却皱起了眉头。

    ——不对,不太对……

    星梭不至于晚点的……

    就在这时,星港之内,突然出现一道大型幻象——那是一则公告。

    【因为特殊原因,星梭暂时停止运营。给各位带来不便,万分抱歉。】

    出了什么事了?

    …………………………………………………………………………

    月面之上,冯布恩脸色铁青的看着自己面前那如同墨水汪洋一般的黑色兽机关集群,正尝试输入指令,重新控制。

    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居然尝试了好几次,才将这些兽机关集群归拢。

    这兽机关集群之上,附着着一股前所未见的异样法力,让人感到不安。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沉沉叹息,道:“这里的事情,必须联络龙皇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