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五十七章 问题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按照人族的习俗,新年是指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之间的这些日子。但是,也不会真有人硬是要休息这么久。

    大年初三的时候,王崎和其他基派的弟子就恢复了平日里的节奏。

    当然,正月初三就过来的基派修士,基本都属于家就在万法门附近的修士——就像苏君宇那样。而家更远一些的,多半就是回家乡探亲了。

    基派弟子,基本上都是刚刚进阶元神十来年的的修士。若是他们父母是凡人的话,那多半已经步入古稀之年,身体每况愈下,就只能靠丹药延长性命。一般也就是在最近几十年里,他们回家探亲的行为才会频繁一些。

    尽管到场的人不多,可奇怪的是,每一个人看到王崎时,脸上都会露出古怪的笑意,然后拱拱手,口称“恭喜”。

    到了这一步,王崎要是还看不出事情的真相,那他可算是白活了。

    “原来是你们这些家伙搞的鬼啊……”

    赵清潭憋着笑,指了指王崎身后的陈由嘉:“陈师妹一个个来拜托我们,我们不答应也不成啊。”

    另一人补充道:“再者,对于王师弟你来说,人生最重要的算题都被你求出至少是满意解的答案了,这些算题做起来更应该得心应手了不是。”

    王崎扭头看了看陈由嘉。陈由嘉依旧是淡然的表情,眼睛微微向下,做低眉顺目状,眼观鼻鼻观心。王崎哭笑不得:“你们啊。”

    “总之,师弟你能够解决最艰难的问题,我们也很高兴。”苏君宇拦住王崎,压低声音:“不过你先给我透个底儿啊——你到底解决了问题没有?”

    王崎和陈景云的关系……在外界看来其实是异常恶劣的。

    首先说王崎。王崎本身对陈景云的恶感最强烈的时候,也就是十多年前,他被陈景云放逐的时候。而在经过神京一事之后,他对谪仙的态度也严厉起来,对陈景云主观上的恶感倒是渐渐消散了。但是——这里偏偏有个但是——但是,他前世是个物理学家。而二十一世界的物理学,受布尔巴基学派影响是非常深的,不管是从者众而占据主流的凝聚态物理,还是逼格高的弦论,可以说都与布尔巴基学派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而布尔巴基学派的“结构主义”,到王崎穿越之前,也没能将数论纳入自己的领域。而作为一个前世不是数学家的算家,王崎总是容易忽略掉数论。

    而王崎之前提出的“问题的分类法”中,“明珠之算”也属于那种“孤立的问题”,被王崎评价为“对算学整体意义不是特别大”。

    这种学术上的分歧对于今法修来说简直如同父母之仇。

    不过,这种观念其实是存在一定主观性的,而且也不是无可辩驳。所以,在很多人眼中,王崎这种倾向,却是出于对陈景云本身的厌恶感。

    在知道王崎和陈由嘉关系的人眼中,王崎想要娶陈由嘉,恐怕很得吃一些苦头。

    王崎很是不屑的一笑:“啧,我是什么人?是天才算家啊。这种局面,其实用弈天算就能轻松过关。”

    陈由嘉翻了个白眼,默默用灵识传音:“说服我爹,我们两个始于‘合则两利’?也就他是个榆木脑袋。若是一般的亲爹,你早就被乱棍打出去了!”

    “但问题就是你父亲不是‘一般的亲爹’。”王崎默默回应。

    一番客套之后,众人才开始办正事。

    “诸位,留给我们基派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王崎开门见山,道:“原本我在初次去南溟的时候应该说过吧,我原是希望我们的算书,能够写完一卷——至少是写完第一卷的第一分册。可是,现在来看——我们的进度落后了啊。”

    布尔巴基学派基本上在以一年一卷的速度去出书,所以,王崎也希望自己能够以这个速度完成自己的算经《原算》。由于之前歌庭派的帮助,有一部分前期工作已经完成,所以王崎将第一卷的创作时间定为半年左右。

    可遗憾的是,直到现在,小半年过去了,这第一卷算经也才初见雏形。

    而且,也让他非常不满意。

    一个叫做戴太冲的修士有些不好意思:“师弟,我们都是第一次编书,有些不专业不熟悉……”

    “确实,都有第一次。”王崎点点头,但是态度却没有缓和。在这一点上,他有着非常的坚持:“老实说,如果是我的话,这一册算经根本就不应该拿出来。”

    戴太冲唯有苦笑。在整个基派当中,王崎水平最高,而虽然是低阶修士但已经做出一番功业的苏君宇紧随其后,之下就是魏沧、赵清潭还有他戴太冲。现在,魏沧相应王崎号召,去做教师了。而赵清潭和苏君宇则跟着王崎去了南溟,所以,这一卷算经,王崎是主编,而主笔就成了戴太冲。

    因此,面对王崎这样的话,戴太冲唯有苦笑。

    王崎叹了口气:“在我看来,这本书最大的问题,其实还是‘结构’的问题——我说的不是我的理论核心,而是这本书,这本书的结构。”

    “在我看来,《原算》这一书,若是想要成为万法门万世不移之根基,那至少得做到这一点——它的大纲单独拉出来,就是一篇总结最近算学发展的综述性论文,而且是综述性论文当中最为顶尖的那一类。而单册书的内容,也是严格按照逻辑来排布的。这种逻辑……”

    王崎顿了一下,道:“我们的算学乃是离宗,自然和‘分析’这个领域有着扯不断的关系。包括歌庭派在内,之前所有讲‘分析’的算经,都是先从实数开始讲起。而在过去,实数无疑也是分析的基础。而若是要我来编篡相关算经,实数其实应该在很后面才出场——我会先从‘有理数’出发,构造实数。而‘有理数’这个概念,在我看来,又和拓扑群的完备化有着紧密的联系。而拓扑群的完备化,相对于‘大同宇’【一致空间】来说,又属于更加特殊的构造。”

    “简单来说,我会这么写——我会严格的按照先介绍一般情况,再说特殊结构的顺序,从‘大同宇’为切入点,讲述拓扑群的完备化,继而讲述有理数,然后才是‘实数’。”

    他指了指戴太冲:“而你——戴师兄,你好像太过拘泥于已有论文咯。这不是一部具有历史意义的算经。我只看到了一堆论文的汇总——这样的话,你还不如直接扔一个名单给我。”

    “我只是想着,其他人的工作也不能不尊重。”戴太冲摇头苦笑:“大家都是同一条道上的求道者,他们的智慧灵光,可是宝藏……”

    “可惜,未经再造的天材地宝,也只是天材地宝。”王崎有些恨铁不成钢,用力拍了几下桌子:“你怎么就……唉,你还专门花篇幅,去讲述每一篇被你提到的论文的思想,还有这个研究的历史沿革……我很心痛啊。你太不知道珍惜篇幅了。”

    戴太冲愕然:“可好的算经,几乎都会涉及这个方面……”

    苏君宇也忍不住站了出来:“王崎,你忘了吗?我家祖的恩师,白泽神君,就是因为著书立说时很少提他人做了什么、提历史沿革,所以才被人广为诟病……”

    他原先是在白泽神君门下做事的。白泽神君所属的老黎派,也算是离宗,和算君的少黎派有明显区别。而在王崎不完备的基础上做出“连续统”之后,他就转到基础算理这一边了——白泽神君也是偏应用的算家。

    王崎点点头:“这倒也是一个问题——可你不会专门出一个附录么。依我看,叫‘历史注记’就不错。这历史注记,就写那册书主题的历史沿革,发展史,说一说哪里用了前人的成果——这不就结了!”

    “历史注记”,也是布尔巴基学派《数学原理》的一大特色。《数学原理》正文是严格按照“先一般后特殊”的逻辑顺序来的,容不得半点偏移,绝不因历史发展顺序而改变。而历史注记,就是专门用来感谢那些为这个领域做过贡献的前人。在历史注记当中,正文那些内容与经典数学论著、数学史之间的关系的导论阐释,也使读者认识到布尔巴基学派理论体系与传统的数学理论体系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不是凭空想象出来。“历史注记”一般从数学的经典著作出发,精准的阐述一段历史。所以,将这些历史注记单独抽出来,集中成册,就可以作为一部非常好的“数学史”。

    这个点子倒是新颖。戴太冲立刻就眼前一亮,连忙将之记了下来。

    结丹期修士冯兴衝举手道:“或许算学我可能不如诸位师兄,但是,若是说要润色文字,编修史料,我也可以帮忙的!”

    王崎点点头:“这一点,你们注意一下。接着,我还有两点要求。”(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