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五十五章 战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篝火最终熄灭了。

    经过短短三天的修整之后,修士们都恢复了一定精力。王崎、艾长元、艾轻兰却是例外。他们三个是最拼命的研究者。无论是这里的时空模型,还是抗灵素,都是他们战斗或者逃离的希望。

    王崎所做的,则是纯粹的理论。虽然说在这个时间做对现状没有什么太大联系的纯粹理论,看似有些浪费甚至儿戏,但是——人活着就得有梦想啊!

    而王崎所做的,无疑就是这群今法修士的梦想。虽然大家都被称为天之骄子,但是在进到这个绝境之前,也只有王崎,成功的在万法门留下了自己的痕迹。

    或许也只有他,在这种绝境下才会有那么多“不写完都舍不得死”的玩意。

    在这里的人,比谁都希望自己也能有“写不完就舍不得死”的东西存留下来。

    对于“梦想”,所有人都还是理解的。

    “不好意思,起晚了。”王崎揉了揉自己的眼角,走到黑森林的边缘:“我们走。”

    “嗯。”宗路拓低声应道:“去拆那些劳什子剑斗兽的老巢。”

    对于那些梅歌牧改造出来的怪物,他一向是抱着很重的杀意的。

    王崎叹了口气:“再重复一次,我们这次的首要目标并非是歼灭剑斗兽,而是穿过这片森林,并在不危及自身的前提之下与剑斗兽战斗,取得数据的同时磨练自身……”

    “行,行,我懂。”宗路拓打了个哈哈。王崎最终摇了摇头,决定还是看好这个小子,免得他最后脑子一热冲了出去。

    一行人缓缓的进入黑森林,彼此之间都保持一丈左右的距离。由于在这个环境下,法术等能够及远的手段够被限制得很厉害,基本只能靠近身战,所以大家不用分的太开来防止大范围的法术冲击。一丈到三丈,就是最适合修士反应的距离了。

    朱阁宏当仁不让的走在最前面。他在这个森林里与剑斗兽周旋了月余,对这里的地形比较了解。而失去战斗力的段小川则背着尚不能自己行动的陈月玲,和行动不便的吴安杰走在最后。

    一行人走得很小心。但是,出人意料的是,一路上却并没有什么危险。

    “唔噜咕噜咕娆……”朱阁宏嘀咕了几句。辰风上前问道:“朱师兄,怎么了?”

    朱阁宏这才意识到自己患上失语症,旁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在地面上写到:【我只是觉得比较奇怪,印象当中,这座森林里面应该算得上危机四伏才对。除了剑斗兽之外,应该还有其他的东西,比如说水蛭还有灵体一样的怪物。】

    “水蛭?灵体?”辰风眉头皱起。在这个地方,弱小的生灵不是妖化了就是死了,没有其他可能。像水蛭这种低等生物,根本不可能保持原有的姿态。至于灵体……这个地方的灵力强度太高了,脱离的稳固而有序的物质结构之后,纯粹的灵力场同样很难存在。

    从理论上来讲,这里既不会有水蛭,更不可能有鬼怪一类的灵体。

    但是,这些情报却是朱阁宏用命拼来的。辰风没有轻视,而是轻轻的快步移动,将这个消息告诉艾轻兰、王崎等几个人。

    “水蛭?”艾轻兰低声道:“不大可能吧?而且王师弟他之前不是也冲进湖里打了一通吗?”

    “为了寻找那触手怪物的根部,他翻了淤泥。但是不只是触手怪物本体找不到,这淤泥里似乎都没有生机——就连微生灵都没有。”辰风说道:“而且,这个树林里面的生灵,就只有我们和剑斗兽,而按照他的说法,剑斗兽一般不会进入水域,所以……”

    “就算有水蛭,也应当是饿得要死的水蛭……”艾轻兰低声笑了两声:“希望这部分和所谓‘踩断的枯枝’一样,只是个幻觉吧……”

    “希望。”辰风嘴上说着,心中去不大抱希望。如果两个人产生了相同的幻觉,那要么就是一个碾压级别的幻术在作用,要么就根本不是幻觉。无论是哪种,结果都很糟。

    而王崎似乎对这些没什么想要。当辰风将这件事说了折后,他只是思索了一二,然后道:“嗯,我了解了。”

    在没有更多资料的情况下,他也无法进行进一步的判断了。

    不过,之前也说过,真正能够决定胜负的幻术也就两种,“绝对不会被人识破的”和“即使被识破也无法避免被影响的”。一个幻术在被识破并且对方有了防备的瞬间,就已经失去了大半的作用。不管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只需要小心防备就可以了。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水域边防。修士们纷纷取出自己储物法器当中空着的容器,在这个面积极为宽广的浅水湖边上汲取水。这些水很奇怪的都保持了轻水的形态,陈月玲和朱阁宏还有其他两位已经牺牲的修士就靠这个水过了个把月。这谁已经被证明可以饮用了。而陈月玲的引用则证明了,这个水并不是朱阁宏身上异变的元凶。

    尽管还不能完全肯定这玩意无害,但是在自己携带的清水全部喝完之后,或许修士们将不得不使用这里的水保持自身万全的状态。

    在绕过直接诶片水域之后,众人开始接近这一层的出口。

    “出口和剑斗兽的老巢环形斗技场有一段距离,我不确定那里是否会有剑斗兽跟我们战斗,所以这里,我会独自离开一趟,去那边侦查一下,条件允许的话,还会顺便引来一些战斗力合适的剑斗兽用来测验我们的战斗能力。”王崎站在一棵树上,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计划。

    虽然他因为失去了金丹而损失了许多实力,但是血炼妖力损失不大,且境界还在,战斗力依旧是超过绝大多数人。并且他所掌握的手段非常驳杂,敌人很难找到克制他的方法。所以,这种侦查任务由他去最为合适——至少打不过的话,他也可以很轻松的逃离。

    交代完之后,王崎无声的离开了。

    而众人则开始靠拢。擅长防御的人自动到前面组成防线,而长于爆发的人则养精蓄锐,准备自己必杀的一击。

    艾轻兰似乎有些出神。她站在一棵树边,轻轻的摩挲树皮。

    “兰姐,怎么了?”辰风拉了她一下。

    “没……”艾轻兰摇了摇头,问道:“周围的异种灵力确实减少了,对吧?”

    辰风点了点头:“嗯,相对的,血炼妖力的恢复速度略有降低。但是,这种降低还算是可以接受的。”

    外面的异种灵力浓度实在是太高了,即使不想吸收,力量也会灌入体内,众人实际上是在努力将这些有害的力量排出体外。而血炼妖力所谓的“恢复”也只是一种被动的过程。在这里,异种灵力的浓度固然是大大降低,但是修士们也不用消耗自身精力去对抗那种入侵,所以总体实力没有变化。

    “不,我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现象?”艾轻兰看了看身边的树木:“如果找出理由的话,或许这些树木就是。这让我想起了萳族的‘家园树’。”

    萳族语中,“家”与“树木”是同一个词。他们的星球困锁着一个夺舍了蚁族封爵的萳族古仙,悬浮大陆之上和悬浮大陆之下的灵气环境也有微妙的不同。家园树就是蚁族封爵最后调制出来抵御这种侵蚀的生灵。

    “那种萳族树木的根系可是地面部分的许多倍呢。除非这片森林所有的树木都是共用一个根系……”

    辰风的话还没说话,“某种震动”碾压立刻他的鼓膜。瞬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刹那间,他就已经恢复。他转身去抓艾轻兰,但是却抓了个空。

    艾轻兰突然消失了。

    与此同时,惊恐的叫喊声才出现。

    …………………………………………………………………………………………………………………………………………………………………………………………………………

    “贾维斯,现在我能够使用的神瘟咒法已经整理完毕了吧?”

    【对改造生灵神瘟咒法,共十二条,包括七条用来攻破改造生灵体内人工意志,三条挤占运转空间,两条建立……】

    “足够了。”看着面前巨大的环境石制建筑,王崎压低了身体,准备冲进去。

    可就在这时,巨大的建筑突然坍塌。

    “什么?”王崎大吃一惊。他预想过许多种情况,甚至考虑过自己战斗后不小心打垮这座建筑,可偏偏就没想到,自己进去之前,这个建筑就自己坍塌的可能性。

    清越的金属声从废墟卷起的烟尘当中传来。烟尘卷开,里面巨大的金属怪物冲了出来。它看着像是某种禽类的机关兽,背后有着半透明的薄膜的翅膀,双脚粗大。而胸口似乎还带着许多纤细的畸形的肢体。而它的背后,有着两个发着幽幽白光的巨大琉璃管。

    “这画风,和所谓的‘剑斗兽’根本就不搭啊……”王崎喃喃:“如果说这玩意不是剑斗兽的话……”

    ——那么建筑物内原本的剑斗兽们去哪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