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百九十七章 交锋【其九】  走进修仙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人说度酆都经》,明明含有一些神州人族独有的文化元素,但是却绝对不存在于人族历史当中的奇特功法。

    它的真面目,就是神国“六道轮回界”的“秘钥”。它大约相当于《原道济世歌》之于圣婴教神道,或者圣帝尊本人之于灵凰岛人道天国一样。只要具备了《仙人说度酆都经》,就能有可能控制住六道轮回界。

    当然,这也并非是那么简单的东西。和所有神道功法的固有缺陷一样,只要开始修炼这个神道神通,修炼者就不可避免的被“神灵”侵蚀。

    至于王崎得到这一门功法的缘由,说来也好笑——这是源自梅歌牧的恐惧。

    梅歌牧透过神道国度“六道轮回界”观察着这里,相当于他的“一部分”在这里面。由于他本体在外面,因此很多他所恐惧的“变化”都不能直接干涉到他身上。而在剩下的那些恐惧中,却恰巧有与王崎相关的。

    一方面,不管梅歌牧承不承认,他心中很大的恐惧都是来自于“王崎”——这个赋予他智慧,也不止一次将他打落深渊的个体。而他最害怕的情况,就是“王崎知晓了我的制胜关键”。

    而另一方面,梅歌牧最渴望得到的,是王崎的智慧,所以他也不希望六道轮回界直接吞噬掉王崎的存在。而王崎得到《仙人说度酆都经》,无疑会加重这种风险。

    而王崎自身恐惧的诸多事物之中,“心魔大咒彻底失控”又占了相当一部分比例。而不巧的是,“心魔大咒”也是神道的构成之一。

    所以,几件“恐惧”撞车之后,最大的巧合就诞生了。

    王崎获得了梅歌牧最不希望他获得的功法。

    只不过,梅歌牧似乎一开始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这个功法之中也存在着“技术壁垒”。

    根据梅歌牧的设计,这一门功法与已知的任何今法修法功体都存在根本性质的冲突,今法修绝对无法兼修这一门功法,且它只有在结成元婴之后才能入门。这也就意味着如果王崎想要使用这一门功法的话,他就必须舍弃自己多年来的坚持,转修元婴法。

    王崎舍得这么做吗?

    “啧啧啧,理念不错啊,想要用另一种外道的形式,将这种元婴法‘嫁接’过来?”心想事成啧啧称奇:“只可惜,你并没有相关的恐惧,所以我也没办法将一整套器修外道之法传给你。”

    “不需要……”王崎哼哼两声。他感觉自己的自我意识都快要淹没在“灵感”之中了。他甚至有种错觉,现在他的血液里面已经没有了红细胞,血浆也全被灵犀素代替了。如果更多的知识涌过来,或许他就真的无法控制自己了。

    但是,事情就是这么奇妙。无论是王崎还是心想老哥,都觉得“王崎”这个人族个体差不多要崩溃了,但是王崎却一直顶着不思考,就支撑到现在。

    ——我到底想要知道什么……还需要知道什么……

    这样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就仿佛是救命稻草一般。他在脑海之内搜索,开始思考。

    但是下一个呼吸,这种念头就放开了。

    就好像一个溺水的人以大毅力放开自己手中的“救命稻草”一般,王崎放弃了“自我”之所以为“自我”的思考,从最近的记忆当中搜索出的某些东西。

    【啧啧,所谓的求知欲居然让你如此痛苦吗?我感觉,你再思考下去就会滑入阿鼻地狱啊。】

    心想老哥幻化出两只白手套,还有两只袖子,还有一副黑框眼镜。仿佛有个看不见的巨人在王崎面前双手十指交叉抵住下巴。无形的视线锁定着王崎。

    “哦?”

    【实际上,你不如放弃掉自己的求知欲,怎么样?】无形的巨人手一抖,一份正适合人族身材的玉简落在地上:【舍弃掉自己的求知欲吧?这个宇宙的本质,其实很反智的。在这个宇宙,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大宇宙力量充满这个身体……这个是已知范围内效率最高的基础功法之一。只要你放弃自己的求知欲,那我就允许你阅读。】

    “你说什么?”

    【放弃你的求知欲——来,跟着我念,“我不想知道”……“我不想知道”……】

    “不,前面……”王崎突然站了起来:“你是说……‘这个宇宙’?难道还存在其他的宇宙?”

    【其他的宇宙?】心想老哥【那我就不知道了。】

    “等一等……”

    好像……哪里不对?

    ——知道法文,但是却不知晓“另一个宇宙”?

    ——无灵气宇宙是本宇宙的子集?

    “难倒‘其他宇宙’不存在吗?”

    【谁知道呢?就已知的知识来说,必然是存在的吧?】

    王崎对这个结果分外不满:“到底是存在?还是不存在?请你给一个准确的说法。”

    【那么,你应该先给予一个准确的定义——‘宇宙’是什么?】

    王崎一皱眉:“什么意思?”

    【按照人族的精准定义,‘宇宙’这个概念,应当是一切时间和一切空间的集合。在这个前提下,如果在可观测宇宙范围内存在其他不可观测的时空,那么它们理应也处在这个‘一切时空’的‘集合’之内。】

    王崎目瞪口呆。

    难道问题是出在这里吗?

    所谓的“无灵气宇宙”和“灵气宇宙”只不过是王崎他自己的定义。而人族自身对于这个并没有定义。如果在王崎率先表态之前,仙盟的其他宇宙学家进行讨论,完全有可能得出“宇宙的有灵气界域和无灵气界域——并且相对论框架下两个界域无法相互观测”这样的结论。

    王崎身体颤抖了一下。

    “不,不对……”

    【怎么了?小朋友,你的心跳好像失控了啊,我得提醒你一下……】

    “我且问你!”王崎再次抬起头:“那么,面对已知的世界,这个概念需要更新吗?”

    【在你们已知的范围之内,根本不需要。】

    ——不不不不……

    王崎已经完全忘记了“心跳”这档子事儿。他完全陷入了一种恐惧之中——一种彻底超越了心想事成范围的恐惧。

    第一,心想事成明明知晓法语,也看到王崎阅读法语的过程。

    第二,心想事成明明可以知晓一切王崎不希望被人知晓的东西,而王崎最不希望被人知晓的就是“穿越”。

    第三,心想事成说,已知范围内,今法仙道关于“宇宙”的定义完全够用,甚至王崎的想象之内也完全够用。

    ——他并不认为王崎的“合理想象”会触及“另一个宇宙”。

    “如果将特定时空内物理常数完全一致的区域定义为一个‘宇宙’……”

    【不,这个就或许就超过了我们的交易范围了……不过,在许多的前置知识之后,或许某个‘极大的秘密’就能够展现在你眼前。】心想事成那悬浮的眼镜晃动,仿佛是在笑【当然,那需要很久的时间——这期间,你仍旧可以慢慢丢弃好奇心。】

    “那么,我的回合结束……”

    在问这话的时候,王崎语气之中混合着恐惧与期待。他抬起头,望着那副眼镜,心中不断期盼。

    ——我都已经吓得要死了……你应该知道的……你能知道!

    然而,心想老哥却只是发出一阵惊疑的声音:“咦?你不再询问什么了吗?”

    第一个回合,王崎体验了无数次功法的生灭,第二个回合,王崎知晓了诸多法术,第三个回合,王崎试探了这个星球的历史,第四个回合,王崎知晓了许多仙盟从无数光年之外带来的消息……

    每一个回合,王崎就必要会确认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在历史上全部都具有别样的意义。

    王崎一直很珍惜自己问出每一个问题的机会。他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经历的回合数。但是在这些回合当中,他却一直在问问题。

    而现在,他什么问题都没有问,就直接跳过了一个回合?

    在任何回合制的游戏当中,“跳过一个回合”都几乎是“认输”的代名词了。

    “你的认知范围几乎遍布了可观测宇宙……已知的历史你全部知晓,已知范围内的强者你甚至能够获取其心意。”王崎抬起眼睛,看着心想事成:“而现在,惟独有一个范围之内的问题,你从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

    【天人大圣?】

    “下一个回合……”王崎几乎无法抑制自己身体的颤抖了:“下一个回合,我会询问你有关于‘天人大圣’的答案!”

    【天人大圣?】

    心想事成的气味变得无比怪异:【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人族。这个已经成为历史的种属,代表着这个宇宙最辉煌也最绝望的过去——或许,你还没有准备好】

    王崎点点头,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是啊,或许我还没有准备好……或许千百年的岁月之后我们才能准备好……”

    【不不不,只要你消化了我给你的灵感,或许你就可以准备好了。】

    “是么……”

    ——但是我此刻所思所想,你还是没有感知到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